侠女 11-15

古槐的树干碾过苏玲的小腹,使苏玲感到膀胱被挤压得不成样子,膀胱中的尿液被这股压力挤进了尿道,始料不及的苏玲再也控制不住,见四下无人,她闭上了眼 睛,放弃了抵抗,等待着洪水冲出闸口的那一刻。谁想当苏玲再次睁开眼睛时,自己已经滑到了地面,而除了膀胱和肚皮上阵阵疼痛外,想象中的崩溃似乎并没有发 生,苏玲不敢相信自己的感觉,又试探着用手摸了摸少女的花丛,的确没有小便流出的痕迹。苏玲来不及多想究竟发生了什么,心中暗自庆幸,赶忙褪下内裤,蹲在 树下解决内急。谁知意外又一次发生了,苏玲分开双腿在地上蹲了一会儿,却不见一丝春水从洞口流出,苏玲心中纳闷,又试着使劲挤了挤却仍未能将小便排出,无 奈之下,苏玲只好重新穿好内裤,托着沉甸甸的小腹站起身来。

 

膀胱被小便憋得鼓鼓的却无法泄洪,使得苏玲十分的差异和懊恼。然而苏玲毕竟不似一般弱女子,长期闯荡江湖练就了她的冷静和坚强,冷静片刻,苏玲便又稳住了 心神,心想恐怕是自己忍小便的时间实在太久,刚才又一直处在神经高度紧张的状态,才使得自己小解的功能暂时瘫痪。记得自己十四岁那年,师傅让自己站桩练 功,过了一个时辰自己感到尿意难耐,但又怕私自离开被师傅发现后又要挨罚,于是便一直拼命控制着自己的尿意。待师傅回来时自己已经强忍了好久,和师傅请假 出去小解之时突然发现无论自己多么用力,也无法尿出来,吓得哭了出来,引来了师姐,询问过后师姐笑着说没什么大不了,让自己放下心来,在院子里走了几圈, 又放慢动作练了一套拳,之后再去方便,便水流不住了。

 

想到这里,苏玲一面安慰自己将心情平静下来,一面躲进一旁的树丛来回逡巡,趁此机会,苏玲将落在地上的宝剑收回手中,又拾起了自己的衣裙,不过自己此时的 身子,穿衣实在很不方便,只是在树丛中慢慢走动便已经觉得腹中的大水球随着步伐一颠一颠,胀痛难忍,若是提腿换上衣裙,还不知将膀胱挤压到何种程度,因此 苏玲犹豫再三,并没穿上裙子,只是将裙子拿在了手中。

 

过了一会儿,苏玲再次蹲下,满怀希望这次可以畅快的泄洪,谁料结果还是失望。无奈的苏玲只好再次耐心的等待,就这样每隔一段时间,苏玲便努力着释放洪水, 然而她连续试了三次,仍然毫无结果,不但如此,此时膀胱的肿胀已经让苏玲越发难以忍受,苏玲感到自己的膀胱似乎随时都会爆炸一样,急得她满头是汗,可是无 论自己多么努力,就是无法将一滴洪水从洞内挤出,苏玲又急又恼,心想再在这里走来走去也不是个办法,万一一会儿常山六捕的四人杀个回马枪过来,自己又要落 入官府的手里。想到这里,苏玲意识到还是忍痛转移到更安全的地方为妙,于是,苏玲暂时停止了尝试,托着小腹的大水球,摇摇晃晃的走向了密林的深处。


苏玲经过多次尝试,仍然无法泄洪缓解险情,一时间急得她满头是汗,为了转移到更加安全的地方,她也只能暂时停止了努力,摇晃着走向了树林的深处。可此时她 的状况已经颇为不妙,方才在树上和树丛中时,苏玲并未做些大幅度的动作,可现在走起路来,痛得苏玲口中呻吟不断。苏玲的小腹已如孕妇一般向外鼓起,她觉得 自己的肚皮仿佛变成了薄薄的一张纸,无法支撑住里面胀得惊人的膀胱,每迈一步,苏玲都担心自己腹中的大水球会随着颠簸将肚皮撑破,拱到外面来。而此时充盈 到极限的膀胱也使得膀胱壁上的神经变得异常敏感,苏玲的轻功本来便十分精湛,走起路来犹如踏雪无痕,毫无声息,但此刻再轻盈的动作也无法减轻腹中的痛苦。 苏玲膀胱的敏感已如少女闺房窗棂上悬挂的风铃,只要微风拂来,便发出阵阵清脆悦耳的响声,只不过苏玲膀胱震颤的奏鸣传导出来,便化作丝丝剧痛,像毒蛇一般 在苏女侠的周身游走撕咬不休。

 

而此时苏玲的心里也开始再次不安起来,方才她并没有把解不出小便当作什么严重的事情,认为只要休息片刻就能顺利泄洪,才使自己镇定下来。不料自己想尽了办 法也无法挤出一丝尿液,而现在她又深切的体会到了憋到极限状态下无法小便的痛苦,苏玲的心里又开始焦急起来,不断的担心按自己眼下的情况何时才能得以小 解,而自己这样托着满腹洪水漫无目的的躲避,躲到哪里才算是出路?苏玲心中着急,腹中的胀痛也随之更加猖狂起来,起初苏玲弯着腰,一手托着小腹,还能勉强 支撑着前进,可走着走着,苏玲为了将腹内的胀痛降低到最小程度,弯腰已经近似于九十度,而她的步伐也越发散乱,栽栽晃晃,几次险些摔倒,为了使身体保持平 衡,苏玲没有办法,只好把手中的宝剑充作拐杖,剑尖点地,困难地保持着平衡。然而此时的苏玲已经走进了丛林的深处,四处是古树盘根,凹凸不平,常人在此行 走尚且困难重重,更莫提此时被尿液憋得几近崩溃的苏玲了。苏玲一面弯着腰减轻痛苦,一面又要仰起头看清前方的道路,本已十分疲惫,却还要随时提防着常山四 捕的偷袭,纵使是武艺高强的苏女侠眼下也无法面面俱到,不多时,她一不留神,被脚下的一段树根绊了个正着,整个人向前扑倒出去。在小腹撞在地面的那一瞬 间,苏玲感到腹内山崩地裂一般,有什么东西在腹内轰然爆裂,随之一阵天旋地转,苏玲尚来不及呼出声来,便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不知过了多久,苏玲再次被疼痛惊醒,她稍微定了定神,发现自己已是仰面朝天躺在地上,借着树冠的间隙,依稀能看到漫天的星斗。苏玲这才慢慢回忆起自己摔倒 前的情形,待她的意识渐渐清晰,下体的剧痛便又一次传到了她的脑海。苏玲试着从地上慢慢坐起身来,用手摸了摸自己的下身,仍然不见有水流出的迹象,又轻轻 碰了碰自己的小腹,便感到针刺般的疼痛,苏玲又努力回忆了一次自己跌倒时的感受,一阵惊恐袭上了她的心头,苏玲暗自揣测,恐怕自己肿胀的膀胱在倒地的那一 刻已经被震裂,里面的春水还是未能排出,而是散乱到腹内,此时自己的腹内想来已经是一片水漫金山的景象。这样想着,苏玲不由得害怕得哭了出来,毕竟她还是 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孩,今天遭遇了这么多磨难,一时间心中也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正在此时,苏玲忽然发现身旁不远处的林中似乎闪着点点灯火,她擦干眼泪仔细 观瞧,那里似乎是一处院落,苏玲心中不由一喜,心道若真能在这密林中遇到人家,就算死在那里也总比暴尸旷野要好,想到这里苏玲挣扎着抓起宝剑,向灯火闪烁 的地方爬去。


苏玲摔倒时疼得晕了过去,醒来时已是夜晚,她发现不远处有灯光闪烁,心中又燃起了希望。可她此时小腹疼痛欲裂,已然无法站直身子行走,凭着顽强的意志,她 慢慢地向着灯火的方向爬了过去。好在那点点灯火转眼即到,原来白天苏玲一面抗争着膀胱内肆虐的洪水,一面又要留心四下的情况,丝毫没有发现这处院落,其实 她跌倒的地方已经在院墙附近,只需行进数丈,简朴而高大的院门便矗立在眼前。望着眼前的院门,匍匐在地上的苏玲觉得自己实在不成样子,她用宝剑支撑,挣扎 着站了起来,随即叩响了门环。不多时,只听嘎呀一声,院门打开了一个缝隙,一位少女从里面探出头来。

 

苏玲尚未来得及仔细观瞧,里面的那位女孩儿却吓了一跳,“哎呀”一声惊叫出来。原来此时的苏玲的模样实在狼狈,上身的衣服已经破烂不堪,少女白皙的肌肤不 时暴露在外,更无法掩饰住她丰满的乳房,那一对双峰毫无遮拦地突出衣衫,粉红的乳头借着院中的灯火,恰似两朵娇羞的合欢,让人见了忍不住想要上前嗅上一 嗅。而苏玲的下身更是一览无余,之前她手中所持的裙子已然不知散落何处,只剩下一件短小的内裤罩在她的屁股上,却在她那浑圆臀部的映衬在显得不成比例的单 薄。在树上时苏玲为了憋住小便,已经将内裤勒进了她的阴部,此时她少女的花蕊被紧紧的勒住并未显露在外,而她那两片肥厚的花瓣儿却反而从两侧将内裤的下底 包裹起来,少女私处黑幽幽的毛发四下丛生,争先恐后地从内裤的缝隙中钻出来,如此景致,使那短小的内裤反倒显得成了少女私处的一部分。而此时的苏玲真是既 痛苦又羞涩,她的身体在膀胱剧烈疼痛的折磨下已经站立不稳,双腿和腰际颤抖不已,而她却还惦念着保持少女的尊严,脸上流露出一份不自然的笑容。

 

若是男子见到苏玲眼下的情形,难免心生歹念,然而开门的是一位正值妙龄的少女,深夜里被如此狼狈的苏玲惊吓,慌忙要掩门离去。此时的苏玲已顾不得许多,匆 忙中抓住少女的手臂说道,“小女子苏玲,路遇歹人追捕,且有伤在身,命在旦夕,还望姑娘搭救。”说着身子往前一栽,跌入院内。那少女听见“苏玲”二字,起 初一愣,随后仔细端详,似乎认出了苏玲,不由又惊叫起来,“果然是苏姐姐,姐姐快请到屋里!”苏玲见对方称自己为苏姐姐,也是一愣,但见这女孩态度亲切, 便知道她并非官府之人,苏玲紧张的心情稍微一松,顿时浑身瘫软,被那女孩儿搀扶着领进后院的一间处所。待进到房间里面,苏玲用眼角余光环顾四周,才发现这 是一间少女的闺房,而房间中还有两位和那女孩年纪相仿的女子,此时已是深夜,那两位女孩儿已经安寝,听到院外的动静才又从床头坐起。三个女孩儿将苏玲平放 在一张床榻之上,方才开门的女孩说道,“苏姐姐,别怕,我们是自己人。说来 … … 你怎么落得如此狼狈?”这次轮到苏玲糊涂了,“你们是谁?你们认得我?”三位女孩儿见了,这才向苏玲解释,原来这三个女孩是亲姐妹三人,方才开门的是姐姐 春兰,屋中的是妹妹夏荷和秋月,她们的父亲姓尚,名成光,也是一位江湖上的侠客,除暴安良,杀了不少贪官污吏,不想前年造小人陷害,落入官府的陷阱,被常 山六捕抓住杀害。当时姐姐春兰十五岁,两个妹妹才十四岁,姐妹三人无依无靠,又不敢暴露身份,随即隐姓埋名来到这深山密林之中躲了起来。父亲在世时常和她 们说当今江湖之上出了一位后起之秀——女侠苏玲,希望她们长大之后也能向苏玲一样成为行侠仗义的侠女,三人几年前便把苏玲看做自己的榜样,不想今日竟在此 密林之中得以相遇。


苏玲深山之中巧遇绿林好汉尚成光的三位遗女,被其中的大姐春兰扶到屋内,平放在一张床榻之上。哪知刚躺在床上,苏玲便觉的小腹内阵阵剧痛,已然到了无法把 持的地步,苏玲本不想在救命恩人面前失态,但那疼痛实在难以忍受,她只好将身子一侧,蜷起双腿,双手捂着小腹,口中呻吟不断。三个女孩方才将苏玲放在床榻 之时就发现她的小腹高高隆起,大腿上缠着一块衣衫,上面血迹斑斑,便猜想她受了伤,现在见她在床上如此痛苦地蜷缩起来,便更加肯定了自己的猜测,三人一齐 围上前去关切到,“苏姐姐,你受伤了?伤在哪里?要不要紧?”苏玲见她们如此询问,便知她们误会了自己,可她对自己的状况又难以启齿,只好咬着嘴唇摇了摇 头,轻声到,“没事没事,不要紧,我只想方便一下”, 说道后面的方便二字,苏玲的声音已经细如蚊声,羞得满面通红。三个女孩听了却也未多想,人有三急,想来苏玲被官府死死追赶,如今想方便一下也是人之常情。 夏荷转身出门,不多时归来,手中擎着一盏夜壶,苏玲见这夜壶小巧玲珑,通体洁净,还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丝毫没有污秽之迹,想必便是这三位女孩夜里起夜 所用。

 

她见此时三位女孩儿已经退到屋外,将门窗掩上,便丝毫不敢耽搁,挣扎着从床上坐起。出于女子的习惯,苏玲起初仍然叉开双腿蹲在夜壶之上,试图将体内已经积 蓄了太久的洪水排出。然而此时的情况较林中时更为糟糕,仅仅保持这一姿势,苏玲便感到肚皮似乎都要被挤得爆裂开来,剧烈的胀痛使她的眼前阵阵发黑,险些再 次晕倒。而无论苏玲怎样努力,仍然无法挤出哪怕一滴液珠。苏玲心里越发焦急,暗自咬牙,使出了自己全身的力气… …

 

却说春兰、夏荷、秋月三位女孩儿在屋门外等待,听得屋中悄无声息,过了一阵儿,仍不见苏玲唤她们进屋,夏荷手捂芳唇,笑着轻声说,“看来苏姐姐真是憋得久 了,这么久还不唤我们进去。”秋月听了,在一旁笑到,“嘻嘻,你还说人家,谁像你那么懒,每天夜里宁可憋着也不起夜,一早醒来便急着抢在我们两人前面方 便,每次都那么久,有时一夜壶还装不下呢,呵呵。”夏荷听了满脸绯红,嗔怒到,“你这丫头,又揭别人的短。看我今天不教训你。”秋月已然不依不饶,“哎 呀,姐姐,我这是为你好,若是你哪天夜里没能关紧葫芦口,怕是我们都得遭殃,我还不会游泳呢。”“好丫头,你还说。”说着两个女孩儿便逗闹在一处。

 

大姐春兰看了,瞪了她俩一眼,“别闹了,你们听。”夏荷、秋月停住了嬉闹,侧耳向屋内听去。只听得方才寂静的屋内此时传出了阵阵喘息之声,似乎屋中之人在 用力沉重的呼吸,喘息声中还夹着丝丝呻吟之声。那声音细若绵竹,时断时续,三位女孩儿自幼跟从爹爹习武,父亲去世后三人练功倍加努力,念着有朝一日能为父 亲报仇,因此三人年纪虽轻,听力已然异于常人,故而能听得见屋内细微的声响,可仔细听时那呻吟声又消失不见,似乎声音的主人在竭力掩盖自己的痛苦。见此情 形,三人脸上都露出了疑惑。又过了片刻,那夹在喘息声中的呻吟已经无法掩盖,此时三人已然听得真切,屋中不时传出一阵“嗯,嗯”声,好像屋中的苏玲正在承 受着极大的痛苦,又好像苏玲正在用力干着什么,那“嗯嗯”声便是在暗中为自己攒足力气鼓劲。夏荷低声到,“不好,想必苏姐姐伤痛发作,我们得赶紧为她疗伤 才行。”说罢便要推门进屋,可却被春兰拉住,春兰向她摇摇头,三人当即会意,此时苏玲尚未唤她们进屋,也许还未系好衣裙,三人相视点头,决定再稍等片刻。

 

不久,屋内的声响再次停息,四下里又归于安静,三个女孩想此时苏玲理应方便已毕,她们担心苏玲的伤势,不等苏玲唤她们,春兰轻扣门环,“苏姐姐,我们进来为你疗伤了。”说罢三人推门而入,却被眼前的情景看得目瞪口呆。


屋外三位女孩儿担心苏玲的伤势,此时听到屋内声音已然停息,便以为苏玲方便已毕,春兰带头进屋想为苏玲检查伤口,不料刚进得屋门,三人便呆在了那里。只见 苏玲站在床前,将衣裙掀起咬在口中,娇小的内裤已经被她脱于双膝之间,腹部和下身完全赤裸着暴露在三人面前。而苏玲尚未意识到三位女孩已经进到屋内,此时 的她一只手的食指和中指正扒在私处那一对花瓣之上,将那双唇拨向两边,露出里面的水洞和少女的私穴,而另一只手擎着夜壶,将壶口接在自己的水洞的前面。没 有衣裙和内裤的遮掩,苏玲的小腹比方才看来还要鼓了几分,仿佛一个装满果汁的小西瓜,沉甸甸地赘于苏玲的细腰之上。仔细观瞧,只见苏玲的小腹正在有节奏地 一鼓一鼓,显然苏玲正一次一次地攒足力气施向自己的小腹,每当苏玲鼓劲时,她那本已肿胀不堪的小肚子便颤抖着更加向外凸出,使人看了不免担心真的会把她那 白皙的肚皮撑破。可虽然苏玲的小腹一次又一次地努力向外鼓着,她的水洞口仍然安安静静,不见一丝流水出来,倒是她那对花瓣和里面的洞穴泛着湿润的光泽,极 少直接暴露在外的少女洞穴还不能适应主人的举动,正娇羞地收缩着,试图将两片花瓣合拢,无奈被苏玲的两只手指卡着,任凭如何退缩都是徒劳,少女私处稚嫩的 肌肤在油灯下泛着一层淡红的光,好似一朵石榴花,迎风绽放在三位女孩面前。苏玲的脸上,满是痛苦和焦急的表情,一弯清澈的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儿,但她的双眼 一直死死地盯着自己的下面,眼神中充满了想看到泉水流出的渴望,而正因为苏玲咬着自己的裙摆,口中才未发出任何声音,使春兰姐妹们误认为她已经解手完毕。

 

春兰她们哪曾想到会看到如此情景,一时间她们不知所措地站在了那里,数秒过后,苏玲才猛然看到她们,她一声惊叫,松开口中的裙摆,下落的裙摆再次遮住了她 的下身。而在惊恐和害羞中,她手中空空的夜壶丢落在地,她的另一只手捂向自己的双眼,不情愿承认自己的耻态被三人撞见,然而慌乱间忘记拉回的内裤依然挂在 她的膝间,诉说着方才确实发生过的一切。在惊叫声中,三位女孩儿也清醒过来,三人也羞得满脸绯红,夏荷和秋月转身跳出屋外,隔着屋门向苏玲连连道歉。春兰 年纪稍长,经的事情也多一些,虽然同样尴尬,但她心道苏姐姐作此情态必有缘由,为此她并没有回避,低着头走到了苏玲的面前,柔声说,“苏姐姐别怕,你这是 怎么了,你我同是女儿身,有什么难处尽管向我们说,我们一定尽力帮忙。”说着将苏玲扶到床头坐下,又重新为她将内裤轻轻提上。

 

此时的苏玲也恢复了些冷静,只是仍然不敢直视身旁的春兰,见事情再也隐瞒不住,苏玲一手托着自己的小腹,一边轻声呻吟,一边将自己的遭遇说与春兰和重新走 进屋内的夏荷与秋月,只是将自己被尿意逼迫时的窘态隐去。最后苏玲说道,“三位妹妹,现在我实在难以忍受腹中尿意,但无奈我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小解,方才 被三位妹妹撞见,我真是真是憋得紧了,才… …” 说着,苏玲再次羞得止住了话语。不想三人听到“常山六捕”的名字,个个咬碎银牙,原来两年前她们的爹爹便是被常山六捕设计抓住,后被官府杀害,两年来,三 个女孩儿朝思慕想为爹爹报仇,只是苦于自己武功浅薄,那六捕又有官府撑腰,才忍气吞声躲在这深山之中。今日听到苏玲也是遭此六人的追捕才落得如此狼狈,三 位女孩才义愤填膺,痛骂这群官府的爪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