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女 1-5

侍者端上香茗。知府慢慢押了一口,“贤侄女放心,令尊生前是我的至交。你的事我决不会不管。你现在我处住几日,避避风声…”这时下人进来在知府耳边说了几 句。知府起身道,贤侄女稍等片刻,我去去就回。“ 苏铃奔波了半日,也口渴,把茶水喝净,等。一盏茶的时间过去,知府仍不见回来。苏铃等的有些不耐烦。百般无聊,竟然隐隐感到一丝尿意。想来赶了半日,也是 正常现象。便没在意。突然一声响,门外涌入许多官兵。苏铃知道自己又被出卖了。她第一反应是抓过身旁的剑,向外冲去。几个起落之后,跃出重围,靠着卓越的 轻功,在城中和敌人玩起捉迷藏。苏铃把大队人马撇掉。回头看时,只见六道身影仍紧追不舍。人生地不熟,苏铃跑进一条死巷。六人站定。正是常山六捕,朝廷鹰 犬。苏铃笑道:“又是你们六个。上回被我收拾的还不够吗?” 许宁笑道:“今天你走投无路,该我们算算旧账了。”董威笑道:“今天我们要动真功夫了。你可不会像往日一样沾光。看你今天能笑到几时。”张林冒出一句摸不 着头脑的话:“小姑娘膀胱小,尿又多。需不需要先让你撒泡尿,再和我们斗?别一会儿憋不住尿裤子。” 苏铃脸不由一红。刚才跑还不觉,现在被他一说,不禁觉到尿好急,有点憋不住了。她不再多说,挥剑刺去。打着打者,苏铃感到尿意越来越强烈,竟然有些难以忍 耐。她本来以轻功见长,现在不敢剧烈活动,尤其不敢把腿分开,武功不由大大折扣。六捕见她的脸越来越红,步幅渐小,双腿渐渐夹紧,时不时以手按阴部,哪还 不知怎么回事。“怎么了,小姑娘?想尿尿了?哈哈!”竟然吹起口哨。苏铃再也忍不住了,跃出战团,退到一角,不住喘息。她的脸红的像苹果。双腿夹紧,一手 拿剑,一手紧紧按着双腿间那女孩最隐秘的地方。她怕稍微一动,紧闭的水门就会崩溃,汹涌的洪水决堤而出。张林笑道:“茶水的滋味怎样?我们实验过,一盏茶 时间后,没有一个女孩不尿水长流。即使最能憋的,也缩成一团,不敢动一指头。你竟能撇掉追兵,跑这么远,而且还能和我们打斗,真实不容易。呵呵~让我们欣 赏一下,苏女侠是怎样一泻千里的吧!” 苏铃恨的牙根痒痒,却又无可奈何。一股小流,不受控制,钻入尿道。她哆嗦一下,赶紧收紧括约肌。虽然没有崩溃,但十几滴金黄的尿,混着少女的体香,滑过尿 道,滴在内裤中,在阴部显出拳头大的一块湿迹。

感觉出自己下身的异常,苏玲急忙再次用力收紧括约肌,凭着自己健壮的身体和剩余的力气将尿滴止住,心中不由一阵懊恼,心中暗怪自己方才大意,中了官府的奸 计,落的如此狼狈。看眼下的情形,自己小腹内尿意翻滚,继续打下去恐不是长久之策。为今之计,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待摆脱了官兵的追杀,寻得安静之所解决 内急再做打算。想得此处,苏玲感到自己下身尿道中又是一阵疼痛,她惟恐自己再次把持不住,娇叱一声,再次加入战团。见她一手按住裙摆,堵着下身水门,一手 持剑不退反攻,神情中不时透出丝丝痛苦之色,常山六捕相视一笑,心知这小妮子已经是强弩之末。平日里六人曾多次与苏玲交锋,无不败在苏林剑下,今日见到知 府的妙计得逞,六人又怎能放弃这羞辱苏玲良机?六人站定六合方位,将苏玲死死困在当中,却并不急于将她擒住,仿佛有意拖延下去,欣赏她的耻态。斗了三十余 合,苏玲的身心已是痛苦万分,她感到腹内小便已经顶在下身水门,自己虽然频频暗自发力,却无济于事,丝毫无法将尿液逼退。而心中顾着强忍小便,自己的武功 已经大打折扣,若不是常山六捕有心羞辱自己,迟迟不肯发动最后一击,恐怕自己早已沦为阶下之囚。正在这时,却听得六捕之中为首的董威高声笑道:“弟 兄们加把劲儿,量这小妮子再也忍不过十合,待她把持不住,在那裙子上一泻千里之时,我们就可以欣赏这春水浸芳图了!哈哈哈!”听到此语,六捕和余下官兵发 出阵阵淫笑。女侠苏玲却心头一慌,一丝春水便趁着分心之际钻出了下身,只羞得她脸上现出片片绯红。苏玲心道不能再拖延下去了,她紧咬牙关,拼命靠双腿维系 住下身水门,将宝剑交于左手,右手探入身后百宝囊中,一抖手,六只斤镖如六点寒星直奔六捕而去。平日里苏玲行事一向光明磊落,下山以来自己还从未使用过暗 器伤人,若非此刻内急至此,她也断不会用这暗箭伤人的手段。常山六捕更是没有防备,不知她还有这一手,待到飞镖迎面而来之时方然醒悟,仗凭平日里所学武 义,六人各自晃动身形,方将飞镖险险闪过,却也是惊得一身冷汗,僵僵如木雕泥塑一般站在院中失了神。

 

趁此机会,苏玲宝剑归鞘,双手捂住小腹,施展轻功飞身跳上院墙。眼见官府西面是一片密林,女侠双掌化指,左手兰花指顶在下身水洞之处,带着满腹春水向密林 深处跑去。跑不多时,苏玲见头顶阳光暗淡,心知已然闯进树林渐深之处,而此时的尿意经过这一路颠簸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若不是自己玉手死死封住水门, 那春水浸芳图怕是果真早已现在自己的衣裙之上。见前面一棵参天古树,苏玲再也坚持不住,转身靠在了树干之上,上手紧捂下身,少女的酥胸和那已然浑圆的小腹 随着急促的呼吸一起一伏。尿意忍耐如此,任女侠苏玲也无法支撑下去,阵阵被急迫的尿意催发的呻吟声不时从少女口中传来。苏玲一双玉手紧忙解开秀裙,将内裤 褪下,袒露出白皙的小腹和少女的私处,一股激流早已迫不及待地冲到了洞口。却在此时,一人猛然闪到苏玲身后,趁着女侠一心想着解决内急未做他想,此人一手 猛拖住苏玲那鼓鼓在外的小腹狠狠按下,另一只手却鬼影般伸到了那少女的隐私之所,牢牢的将水门封死。待苏玲明白之时,自己已经在人家掌控之中,她那充盈的 膀胱又怎奈如此压力,顷刻间春水倾盆而下,无奈那水帘洞的出口又被一只大手挡死,当下里春水在少女的膀胱和尿道中四处激荡,苏玲再也忍耐不住,一声惨叫直 冲云霄。

“啊!… …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常山六捕中为首的董威。从躲闪飞镖的惊险之中清醒过来,六人见苏玲已经踪迹全无,恼怒得连连咆哮,此次官府布下重兵决意将苏玲缉拿归 案,现在已如囊中之物的苏玲又逃之夭夭,六人又怎不气恼。六人当即商定,按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分头追赶。首领董威和方河沿着西路而下,董威的武功在六人中最 高,不多时便甩开了方河,进入密林深处。说来也巧,待董威赶到之时,恰好发现苏玲宽衣解带准备方便。在树后望见苏玲那如雪的肌肤和那花草深处的隐私之所, 董威色性大发,心道这真乃天赐良机,我决不能让她泻出春水,不然方便过后我便又不是她的对手,何不一箭双雕,趁此机会将这小妮子玩上一玩?于是他才闪到苏 玲身后,双手齐出… …

 

再说此刻的苏玲,真是苦不堪言。下身阴部被一只大手肆意玩弄,本已肿胀的肚腹又连连被人施加压力。自己的膀胱便好似一只涨得欲裂的水囊,被人肆意挤踏却又 无法将尿液排出。一股无名大火不由得从苏玲的心中升起,且不说眼下小腹和下身剧痛,单凭自己下山以来,一路上除暴安良,杀得那些官府爪牙东逃西窜,何时受 过此般屈辱?眼下少女的尊严荡然无存,苏玲银牙咬碎,准备和董威以死相拼。苏玲小腹和下身虽然被董威捂住,双手却能活动自如,此时下身水门被董威的大手堵 着,暂时也没有失禁的危险。她左肘猛击董威软肋,右手伸向董威颈后,扣住董威的玉枕穴将其猛然向前摔去。却说这董威武功本也不低,不过正应了那句话:阎王 教你三更死,哪个敢活到五更。此时的董威正玩弄得兴起,春心荡漾,早将危险抛在脑后,忘记了苏玲乃是一流高手,虽然此时被人欺凌,却并非没有还手之力。自 己后脑被苏玲猛击这一下,已是昏昏沉沉,尚未来得及抽出手臂还击,身子便已飞将了出去,仰面朝天摔倒在地。苏玲见一招得手,丝毫不给董威喘息之机,趁势跟 步上前,骑在了董威身上,手起剑落,贯穿了这淫贼的胸膛。这董威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今日死在苏女侠剑下,也算是罪有应得。

 

待苏玲站起身来,才发现自己已然狼狈不堪,方才打斗之间自己来不及将解开的衣裙系上,打斗间裙子已经脱落在地,此刻两条白皙而健美的大腿暴露在外,自己下 身唯有内裤遮盖,但偏偏这内裤也已被董威撕扯的残破不堪,根本无法将苏玲下身那片茂密的花草尽掩其中,此刻自己与赤身裸体相差无几。而此时苏玲的小腹虽然 已被尿液撑得肿胀不堪,但经过方才的惊险,苏玲惊魂未定,却也暂时将尿意忘在一边。苏玲羞红着脸,少女的本能驱使她首先想到的是重新穿好芳裙遮羞,而非顺 势解决内急。

 

苏 玲拾起散落在地的裙子正要穿上,忽觉得脑后恶风不善,一条人影再次窜到自己身后。有了上次被董威偷袭得手的教训,这次苏玲多加了十二分小心,觉出有人背后 偷袭,苏玲便施展出平日里所学扎实的武功御敌,只见她双腿分开,骑马蹲裆式站稳马步,将宝剑顺在身后,使了一招苏秦背剑,准备将来者的偷袭挡下。而偷袭者 的一刀正迎上了苏玲的宝剑,刹那间刀剑相碰。苏玲自幼学艺,内力远非常人能及,这一招二人在兵刃上都未占得便宜,但来者却被苏玲的内力震得倒退出去。苏玲 震退偷袭之人,心头刚刚一松,哪料到一股热流已然从肚腹钻出了水门。原来危机时刻,苏玲凭借的是习武之人的经验反应,这招苏秦背剑固然不错,但扎下的马步 却使得她下身门户大开,早已按捺不住的水流眼见水门松动,一拥而上,就要夺路而出。苏玲见状惊呼一声,双腿再次猛地向里合拢,站立不稳,双膝跪倒在地上, 她一手持剑提防着对手的再次进攻,另一只手早已捂向了自己水洞的出口,同时连连收紧括约肌,死命地要把小便憋回。经过她这番折腾,总算是勉强守住了水门, 可这时,方才偷袭的对手已经站在了自己面前,苏玲定睛一看,正是跟来的方河。

再说这方河本想一举偷袭得手,不料却被苏玲震了回来,他收住招式定睛观瞧,见董威横尸当场,心下也着实吃惊不小。暗道原以为这小妮子被憋得已无还手之力, 哪曾想还是如此厉害。这方河为人本就不似董威那样张狂,又自知自己的武功尚不敌董威,当下心生一计,飞身跳到苏玲跟前,两人刀剑相交二次动手,方河只以钢 刀封住门户,并不急于进攻,却死死缠住苏玲,不让她有丝毫抽身逃走的机会。此时的苏玲经过方才与董威的一番争斗,早已肿胀不堪的膀胱中已是波涛汹涌,起初 苏玲单手持剑,左手隔着内裤按住下身,尚可与方河打个平平,二十回合过后苏玲已感到指尖捂住下身之处渐渐湿润,已经不断有春水自下身的水洞渗出,慢慢润湿 了自己的内裤。苏玲见方河依然死死缠住自己,一时间又找不到他的破绽,无奈之下只好将左手伸进内裤,直接捂住自己的水洞口,这才算勉强堵住了汹涌的尿液。

 

可方才苏玲与董威打斗之时裙子已经脱落在地,浑圆的小屁股上只罩着一层薄薄的内裤,与方河的打斗闪转中,不时将白皙的大腿和臀部的一角暴露在对手的视线 中。此时她又将左手伸进内裤,本就单薄的内裤更加无法将少女的私处完全遮住,转眼间一丛油黑的毛发便从内裤的边缘探了出来。苏玲对自己的身体状况自然清 楚,见自己在敌人面前如此狼狈,心中真是羞恨交加,但与此相比苏玲更加担心的还是自己越来越无法忍耐的尿意,虽然在两场战斗中不时有尿液渗出,但是那只是 极少的一部分。经过几番较量,随着活动量的增大,肾脏分泌尿液的速度也越来越快,此时膀胱的充盈感较自己逃离府衙时还要强了数倍,简直到了无法忍耐的程 度。苏玲脸上强作镇定,却已是心急如焚,心道若对手这样纠缠下去,不出二十个回合自己就真要一泄千里了,可自己一手必须防守下身,凭单手和眼下已经强忍尿 意的身子又无法战胜对方。苏玲心中着急,招式也随之散乱开来。

 

交战中的方河偷眼观瞧,见苏玲羞得面颊绯红,左手如一把钢构抠进了内裤之中,现在宝剑的剑招也逐渐慢了下来,他心想时机已到,成败在此一举。原来方河武功 虽然在常山六捕中并不出众,更远非平常状态下苏玲的对手,但此人双手善打袖箭,以此阴险手段伤了不少江湖豪杰。自和苏玲交战起,他便做好了盘算,先拖住苏 玲,待其耐不住尿意露出了破绽,便出其不意,用暗器赢她。

 

说 时迟那时快,方河飞身跳出圈儿外,刀交左手,右臂袖筒对准苏玲,一道寒光直射苏玲面门。方河本料苏玲此时心意已乱,绝无道理躲过自己这猛然一击,然而他还 是小看了苏女侠。苏玲自幼从师学艺,不仅练得一身精湛的拳脚和剑术,暗器上也深得师门真传。如在平时,常山六捕无论如何也不是她的对手,此时虽然被尿意折 磨的痛苦不堪,但方河想一箭射死苏玲,却是做错了打算。只见苏玲手中宝剑一转,在自己的身前话做一道扇面,将射来的袖箭拨打出去。方河见一击不成又将左手 一扬,又是一支袖箭射向苏玲的下身。苏玲见状纵身向空中一跳,双腿劈开,准备将这第二支袖箭躲过。但就在她大腿叉开的同时,交战中一直被牢牢封住的尿道口也被撑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缝隙,转瞬间一股春水便要激射而出。

苏玲为了躲避方河的袖箭纵身一跃,将双腿叉开,早已按捺不住的尿液却欲趁机夺路而出。此时苏玲心中已经顾不得自己下身的防线,见方河袖箭攻势凌厉,半空中 的苏玲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猛然间向方河回敬了一只飞镖。然而虽然苏玲未作此想,她少女的身体却采取了措施,苏玲的双腿下意识地一并,将冲到水洞口的 尿液又憋了回去,但随着这一无意识的举动,射出的袖箭并未从苏玲的身下飞过,而是钉在了她并拢的左腿根部。苏玲惊叫一声落在地面,坚强的她还欲用右腿把持 重心站稳,不曾想小腹中一阵钻心的剧痛自下而上传来。苏玲感到自己落地的同时,腹中的大水球被颠起了老高,随之又在自己的小腹内接连颤了几颤,她再也站立 不稳,宝剑撒手,一手托住圆滚滚的小腹,一手死死捂住自己的葫芦口,半跪在了地上。

 

苏玲心中连连叫苦,心道若此时对手攻上前来,自己毫无还手之力,被生擒活捉已是定数,说不定还要一泄千里,受人羞辱。想到这里她身子晃了两晃,试图坚持着 站起来,无奈腹中尿意实在难忍,加之腿上受伤,她挣扎了几次都未成功。她向前面观瞧,却不见方河上前,待她仔细观瞧,只见方河立在那里一动不动,随后一 摇,翻身栽倒在地,胸口上正插着自己的那只飞镖。见此情形,苏玲才略微松了口气,心道好险好险,若不是自己最后一击得手,恐怕现在已是在劫难逃。喘息片 刻,苏玲感到左腿上阵阵疼痛袭来,她这才想起方河射出的袖箭尚钉在自己腿上,必须尽快处理,想到此她右手握住袖箭刚想拔起,却又将手松开了。原来随着打斗 的结束,苏玲精神上稍一松懈,膀胱内的尿意便更加突显出来,此时她觉得自己的膀胱已经肿胀欲裂,若是唐突将袖箭拔出,拔起时突如而来的剧痛肯定会令自己下 身私处和大腿的肌肉丧失防守的力量,造成失禁的后果。然而若想先解决自己的内急也并非易事,袖箭钉在身上稍一动转便引来阵阵疼痛,更不要说叉开腿蹲下身子 方便了。

 

想 到这里苏玲暗自对自己说再忍耐片刻,等处理好伤口便马上释放膀胱中的水流。她坐在地上,一手捂住下体,将双腿缓缓叉开,又用中指死死顶住自己下身出水的洞 穴,待这一切准备停当之后,她咬紧牙关,另一只手抓住袖箭,猛地将其拔出。随着袖箭的拔出,苏玲痛得眼前一黑,少女私处的肌肤也随之瞬间松弛,膀胱内大股 的洪水顺着舒张的尿道倾泻而下,却被横在洞口的手指封住不得释放,爆裂般的痛楚折磨得苏玲连连呻吟,丛林中回荡着少女痛苦难耐的喘息声… … 苏琳忍痛撕下了一片自己的衣衫,系在了左腿的伤口处,随后颤抖着坐起来,蹲下身子,摆好姿势,准备释放自己强忍多时的大水球。然而就在这当口,一阵急促的 奔跑声由远而近传来,期间还夹杂着男人的喊话声,“弟兄们仔细找来,别让那小妞跑了,助大哥和四弟一臂之力!”苏玲闻到,暗叫倒霉,凭声音判断正是常山六 捕剩下的那几位,没想到他们追来的这么快。听声音他们离自己已然不远,转眼便到近前,苏玲无奈,只好再次用全力屏住下身水洞,看看自己的伤势,恐怕凭脚力 难以逃过四人追捕,情急之下,苏玲灵机一动,一手托起小腹,另一手拾起掉在地上的宝剑,忍着膀胱内翻滚的尿意,飞身跳上身旁的一颗大树躲了起来。

3 thoughts on “侠女 1-5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