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hind The Mask 第41-50章

第四十一章 “接下來的Excretion System和Masturbate System的部分,我想就由高醫師來說明吧”黃經理紅著臉頰對剛走進會議室裡的高醫師說。 “呵,在場都是女生,而且她們三個也不是第一次接觸這些東西了,不用害羞啦”高醫師從黃經理的手中接過雷射筆,將簡報切換到下一頁Excretion System標題,開始為我們講解未來在這套服裝上負責我們大小便等功能的相關設計。 首先是膀胱的部分,現在的壓力感測器已調整為四個階段從Level 0 ~3,剛排完尿時的膀胱壓力狀態是Level 0,在這個階段尿道塞會每十分鐘震動一次,隨著尿液的累積膀胱壓力到達下一個階段Level 1時,尿道塞會改成每五分鐘震動一次,從這個階段起就可以啟用Urinate排尿功能,若繼續憋尿累積膀胱壓力的話就會到達Level 2,尿道塞會每一分鐘震動一次,若一直沒有排尿直到超過膀胱壓力的危險值時,就會進入最後的階段Level 3,在這個階段尿道塞會每三分鐘產生一次尿道電擊持續三次,然後就會啟用強制排尿保護機制,所以萬一真的到了Level 3時,妳們一定要在十分鐘內找到廁所,否則就會被強制放尿了。 高醫師接著解說直腸栓的浣腸和排便功能,如同膀胱的壓力感測器一樣,位於直腸和乙狀結腸的壓力感測器也調整為四個階段從Level 0 ~3,剛排完便時的狀態是Level 0,在這個階段直腸栓會每十分鐘震動一次,當浣腸完成後直腸的壓力逐漸增加,到達Level 1時直腸栓會變成每五分鐘震動一次,這時候就可以啟用Defecate排便功能了,若沒有排便的話經過一段時間直腸壓力繼續增加到達Level 2時,直腸栓會每一分鐘震動一次,最後當直腸壓力超過危險值就會進入最後的階段Level 3,在這個階段直腸栓會每三分鐘產生一次肛門電擊持續三次,然後就會啟用強制排便保護機制。 排尿功能啟用方式有兩種,一個是用專屬的清潔設備,就像之前那套服裝所使用的馬桶一樣,另一個方式是用妳們的手指在尿道口的尿道塞中央按壓三下,排便功能啟用的方式基本上和排尿功能一樣,只不過手指按壓的位置改成在肛門口的直腸栓中央而已。另外要提醒妳們一點,每個階段的震動機制除了時間間隔縮短之外,其實震動時的力道幅度也會逐漸增加喔。 最後是哺乳功能的說明,我想妳們應該有發現了,這次的手術後妳們的罩杯都有升級了一個等級,這是為了提供更多的乳汁儲藏空間,因此這次的服裝設計將乳房內的乳汁儲存裝置做了重新設計,除了體積增加之外,也多了可以彈性擴張的機制,就像膀胱一樣。因此雖然妳們目前的乳房大小只是提升了一個罩杯,但當乳房壓力到達最後的階段Level 3時,其實會再多一個罩杯等級。我聽完後低頭盯著自己的雙乳心想原本我的胸部是C罩杯的話,現在不就是D罩杯了,甚至當乳汁累積到一定程度後還會升級到E罩杯啊。 乳房裡植入的乳汁儲存裝置一樣也有壓力感測器,當然也是調整分成四個階段,剛哺乳完的狀態是Level 0,乳汁儲存裝置會每十分鐘震動一次,隨著乳汁分泌乳房壓力增加到Level 1時,乳汁儲存裝置會每五分鐘震動一次,相同地這個時候就可以開始啟用Milk哺乳功能了,壓力階段到Level 2時會變成每一分鐘震動一次,最後到Level 3時乳汁儲存裝置會每三分鐘產生一次乳房電擊持續三次,接著就會啟用強制排乳保護機制。 關於乳汁儲存裝置的部分,有件事情我想先跟妳們說好了,以免妳們誤會是服裝的問題,如之前所說新的乳汁儲存裝置會隨著乳汁累積擴張漲大,但是妳們的胸部保護裝置,也就是覆蓋住乳房的那層硬殼,它的設計無法隨著乳房脹大也自動升級一個罩杯的大小,因此這次的胸部保護裝置預設就是採用最後乳房體積大小的罩杯來設計,但是在乳汁儲存裝置還沒脹大之前,胸部保護裝置的硬殼和乳房之間會由一層有彈性的混合材質填補,隨著乳房脹大後,這層材質會自動變薄同時也會轉化成許多圓珠散佈在硬殼的內側,所以妳們可能會感覺到許多硬物壓入乳房的不適感,這些圓珠有個名稱叫做Massage Balls,據研發部門的說法是可以提供乳房按摩的功效,我聽見後馬上想到我的高跟鞋裡那些圓珠的設計,看起來是一樣的機制,我在心底暗罵了一聲什麼按摩的功效,這根本就是折磨人的設計。 基本上Excretion System的功能都介紹完了,剩下最後的Masturbate System,在解說這個系統之前,我先把口腔保護裝置、胸部保護裝置和陰部保護裝置的設計先跟妳們說明好了。口腔保護裝置其實也就是妳們的口罩,除了湘晴的口罩設計不同之外,湘妤和雨荷的口罩是一樣的,湘晴的口罩主要是多了Ring Gag的功能,可以在啟用Yoga Bondage或Orgasm功能時使用。至於什麼是Ring Gag功能呢? 就是湘晴的口罩內側那根陽具口塞,會變成一個中空的撐口器,讓她的牙齒無法咬合,上下顎也會被強力撐開,雖然用力咬時還是能稍微縮小,但是因為彈性的設計,只要一沒用力就會再被撐開。啟用Ring Gag功能時,湘晴的嘴巴無法閉合,口罩上也會形成一個直徑約四公分寬的圓孔,但可以彈性擴張至五公分讓陰莖順利通過,這是為了等一下會講到的Oral Sex功能所搭配的設計,因為湘晴和沛海的關係,所以才有這個專屬的設計。 口罩在鎖定時內側的材質除了鼻孔附近的位置外,都會依據妳們臉型的設計緊密貼合,因此這副新的口罩在呼吸功能上也沒有之前的順暢,相信妳們也會感覺到呼吸時有比以前較吃力些,不過這都在設計時的安全考量中,之前都有檢測過妳們的呼吸肺活量,可以確保不會造成缺氧的問題,所以妳們不用擔心,相對的這副新口罩在過濾的功能上也比之前強化,可以消除異臭及PM 2.5微粒粉塵,甚至利用奈米碳的機制還可以活化某些有毒物質將其毒性消除,像是常見的甲醛等有機溶液揮發氣體。如果妳們經常戴著口罩的話,我相信妳們一定不會遇到氣喘或過敏的問題。 在使用Drink功能時,透過浣腸餵食器吸入的流質液體,會從口塞下方的孔洞流出,因此妳們的舌頭還是可以嚐到味道,但是當啟用Voice功能時,口塞會改變形狀頂住咽喉,導致口腔內的液體無法順利進入喉嚨中,包含妳們的唾液也會慢慢累積在口腔中,只能以很緩慢的速度從口塞和腔壁之間的縫隙中慢慢地滲入喉嚨,基本上想吞嚥是沒辦法的,因此建議妳們在使用完Drink功能後可以等一會兒讓口中的液體先流入喉嚨後再啟用Voice功能,當然如果妳們想多嚐一下剛才吸入的飲料味道,就可以像我說的那樣直接啟用Voice功能。我突然想到那以後可以在幫沛海口交後,啟用Voice功能讓沛海的精液味道多停留一點,一想到這裡我感覺到臉頰似乎又變熱了起來。 剛講到的Oral Sex功能,是未來妳們能夠累積Masturbate Point點數的其中一種方式,每完成一次Oral Sex功能可以增加一點Masturbate Point,Masturbate Point累積到365點時可以啟用Orgasm功能,這套服裝的Masturbate Point點數是每個人獨立計算的,所以不像之前的那套服裝可以互相合計累積。啟用Oral Sex功能時,原本口罩的立體弧線會消失變成完全貼合在妳們的臉上,同時外觀也會變成消光透明無色,嘴唇則是變成含著一顆紅色圓球的樣子,但是口腔裡的口塞不會有變化,圓球的中央會有個孔洞可以和陰部保護裝置那邊陰道口的孔洞吻合。啟用Oral Sex的條件是在啟用Yoga Bondage或Orgasm功能的時候,讓口罩的鼻尖位置接觸到陰部保護裝置的陰蒂位置,這套服裝在這兩個地方都有埋藏感應器,因此一旦條件符合就會自動啟用Oral Sex功能,湘晴的口罩除了對陰蒂之外也會對沛海陰莖的龜頭上的感應器產生配對,湘晴的口罩這時候就會像剛才講的額外啟用Ring Gag的功能,而湘妤和雨荷妳們兩人的口罩就沒有這個機制。妳們想的沒錯,這個功能是沛海設計的,他也動了手術在自己的龜頭上埋入了感應器,因此除了湘妤和雨荷的陰蒂之外,只有他的陰莖可以啟用湘晴的Oral […]

Behind The Mask 第21-30章

第二十一章 內心掙扎了幾分鐘後,我的理智防線已經守不住了,閉上眼睛手指顫抖著點了Bustier欄位的Hidden按鈕,我睜開眼睛看了一下自己的身體,這段時間以來黑色的皮膚終於恢復成白皙的模樣,我心底不禁一陣讚嘆,在身上仍然緊縛的銀色繩網襯托下,發覺自己的皮膚看起來似乎更晶瑩剔透了,或許也是長時間沒有曬到陽光的關係吧。 突破了第一層心理關卡後,我很快地依序點了螢幕上Mask、Stilettos、Armbands和Thighbands的Unlock按鈕,就在我正要準備將戴了將近一個月的口罩給脫下時,禁不住地呼出了咿呀一聲,雙手按在了乳尖和陰部的硬殼上,我這才想起了現在只要同時解鎖了這些功能,就會同時啟用了乳頭和陰蒂緊縛的功能,同時因為四個功能都啟用了,身上的銀繩也變得更緊了,在我的皮膚上勒出一條條的凹溝,我躺在床上喘著氣慢慢地習慣這突如其來的疼痛與不適,沒想到現在為了自慰和高潮還必須忍受這種痛苦,過了十幾分鐘後乳頭和陰蒂的疼痛逐漸麻痺了,只剩下悶悶的痠疼感,於是我慢慢地坐起身來,然後把口罩給脫掉,慢慢將口中的潔齒棒給抽出來時,我意外發現下巴的肌肉並沒有很疼痛的感覺,只是嘴裡突然有一種奇怪的空虛感,伸出舌頭舔了幾下嘴唇後,發現原來那種空虛感是因為長時間含著潔齒棒後,已經習慣了口中咬著物體的感覺,脫掉口罩後一時之間反而還會習慣性地將嘴巴微微張開。 雖然高跟鞋也已經解鎖了,不過我心想也沒有必要脫掉,反正過沒多久又要鎖回去,我把滿佈唾液的口罩給放在床頭櫃上後,雙手開始在乳房上搓揉起來,才發現我還沒將Masturbate啟用,乳尖的部分還是被軟中帶硬的外殼罩住,於是趕緊拿起手機點了一下Masturbate的Activate按鈕,突然我感覺乳頭和陰部變得更敏感了,我丟下手機後開始用手指捏著自己的雙乳,一股電流從乳尖流向背脊,我忍不住輕輕地哼了起來,我發現乳頭在緊束的狀態下變得更堅挺也更脹大了。我把右手往下朝陰部伸去,掌心覆蓋著我的陰埠,我輕輕施力按壓了一下,敏感的陰唇馬上傳來一陣酥麻感,同時手上也沾滿了一沱分泌物,我的腰部開始隨著雙手的韻律節奏前後擺動,由於Orgasm功能還沒啟用,儘管被緊束著加強了陰蒂的敏感度,但無論我怎樣地按摩搓揉陰部,就是無法讓陰蒂確實地感覺到刺激,我喘著氣拿起手機看了一下,浣腸等待時間還有26分鐘才完成,我心裡著急地迫不及待可以馬上啟用Orgasm功能。 雖然我不停地愛撫自己的身體,卻只能忍耐著體內節節高升的慾火,暫時還無法宣洩,在沒有口罩的幫助下,開始覺得口乾舌燥,身旁躺著的沛海依然熟睡著,似乎被我的呻吟聲給吵到了,翻轉了一下身體,不過看來似乎還沒醒過來,但是仰躺著的沛海這時剛好又露出了昂首挺立的陰莖,我想起了前幾天的春夢,下意識地吞嚥了幾次口水,我猶豫了一下移到沛海的大腿旁跪坐著,用手指輕輕地在沛海的龜頭上點了一下,沛海依然熟睡著沒有反應,我嘻嘻地笑了一聲,用手將沛海的睡衣下襬給掀開,完整地露出沛海的下半身,我凝視著那挺立的陰莖,雖然並沒有我想像中的那樣粗長,但也讓我懷疑是否有辦法含入口中。 我深呼吸了一口氣,慢慢彎下腰低頭張大嘴巴將沛海的龜頭的含住,沛海似乎感覺到了刺激,嗯哼了一聲繼續睡著,我抬起頭吐出了龜頭,用舌頭舔了一下頂端,沛海的龜頭閃亮亮地映著我的,口水,雖然我已經習慣了潔齒棒的尺寸,但沛海的陰莖似乎比我想得還要粗大一些,我又深吸了一口氣將沛海的陰莖給吞入,這次我慢慢地往下壓,感受龜頭慢慢的往我的喉嚨深入,由於長時間在潔齒棒的訓練下,並沒有很明顯的嘔吐感,當我感覺似乎已經無法再往下時,我的鼻尖離沛海的陰莖根部還有約兩三公分的距離,我心想沛海的陰莖還真是粗長,至少比潔齒棒還多了5公分。 我停留了幾秒鐘後抬起頭來換氣,當嘴唇離開龜頭時還牽引了幾絲口水,我微笑地伸出舌尖把嘴角流出的口水給舔乾淨,我一手按摩著自己的陰部,另一手交互揉捏著左右的乳頭,儘管現在還不能達到高潮,但也只能如此稍微舒緩體內的慾望,漸漸熟悉了之後我開始不停地一邊自慰著一邊含著沛海的陰莖上上下下地吞吐著,龜頭就像潔齒棒一樣反覆地在我的嘴裡深入喉嚨,我習慣地用鼻子呼吸,因此不用將沛海的陰莖吐出,就可以保持龜頭在我口中時做換氣,我開始沉浸在春夢的幻想中,沒有發現到沛海在我的不斷刺激下已經醒來了。 “想不到我們清純的口襪姬也變得這麼饑渴了呀” 我聽到沛海的聲音時嚇了一跳,整個人瞬間睜大眼睛身體定住不動,口中還含著沛海的陰莖,腦海一片空白不知該怎麼辦。 “呵呵,嚇著妳了,其實我也沒想到妳這麼開放,我很驚訝又開心” 沛海用左手輕輕地撫摸著我的頭髮笑著說,我慢慢地抬起頭來吐出龜頭,羞紅著臉頰側過身去不敢看著沛海的臉。 “別害怕,我不是在取笑妳,不過妳的瑜珈緊縛怎麼解除了? 時間不是還沒到嗎?” 沛海納悶地問著。 “我我…也不知道,一醒來就…就…發現已經解除了,因為…太久了,一時忍不住…對不起…” 我緊張地說不清楚。 “嗯…看來應該是程式計算的時間把第一天也給算進去了,所以剛好也就提早一天解除呢” 沛海想了一下說,然後坐起身來把背靠在床頭上,卻沒有把他的睡衣給穿好,繼續露出著下半身。 “原來是…是…這樣子,難怪” 我小聲地怯怯回應著,依然不敢看著沛海。 “不過事情怎麼可以只做一半呢,把我吵醒了可不能就這樣饒過妳唷” 沛海伸出右手握住了我的左手,將我一把拉過去,我一時反應不過來側躺了下去,仰著頭看著沛海露出滿意的笑容。 “別害羞,我也是第一次呢,我們一起繼續好嗎?” 沛海溫柔的聲音舒緩了我緊張的神經,一時間我沒反應過來只回了一聲好,突然想起後臉頰又瞬間紅潤了起來,心想自己到底在說什麼呀,怎麼還可以說好呢,丟死人了。 “我們是男女朋友,這種事很正常的,別想太多,跨坐到我身上來” 沛海說著就伸手把我扶起讓我跪坐在床上,然後自己又在床上躺平,轉頭拍著自己的胸口,示意我坐上去。我害羞地點點頭,然後把左腳抬起跨過沛海的身體,沛海用左手抓住我還穿著高跟鞋的左腳,導引著我的腳在他的身旁放下,我發現自己現在雙手撐在他的腹肌上,背對著沛海跨坐在他的胸口。 “我…我要怎麼…弄?” 一時間手足無措,我呆坐在沛海身上,不知道該怎麼辦。 “呵…小笨蛋,當然是用妳的嘴巴繼續為我的小弟弟服務囉” 沛海突然把手伸到我的胸前捏了一下我的乳尖,我嗯嗯地呻吟了一聲 “你好壞…”。 我往後挪移了一下身體,彎下腰後趴在沛海身上,順勢張開嘴唇將沛海的龜頭含住,然後慢慢地吞沒那粗長的陰莖,直到整根沒入我的口中,大概是這個姿勢很適合,因此這次我的嘴唇竟然很順利地直接碰到的沛海的陰部,突然我又感覺自己的乳房被沛海的雙手給抓揉著,緊束著的乳頭也被他用手指捏了幾下,讓我忍不住含著龜頭不停地發出嗚嗚的呻吟。我下意識地又習慣將雙手背在身後,就像之前和湘妤兩人一起在自慰的時候一樣,忘情地吸吮著沛海的陰莖。 一陣電流忽然從陰部傳來,我發現沛海正用他的舌頭舔著我的陰唇,就像湘妤對我做的一樣,沒想到沛海也會為了我做這件事,我開心得更賣力地用嘴巴幫沛海口交。接著沛海也開始用嘴巴吸吮著我的陰部,我感覺陰道球的移動和接觸更明顯了,就只差那陰蒂仍然無法感受到強烈的刺激,我想起浣腸的等待時間應該已經到了,於是先坐起身來讓小腿和大腿跪坐在一起,果然我的手臂和兩腿的緊縛就綁住了,我滿意地又趴下身繼續幫沛海口交,沛海沒說什麼只是繼續用手指玩弄著我的肛門和陰部,看來他對我那陰部封閉的裝置很好奇。 “唔唔唔…” 我全身瞬間起了雞皮疙瘩,當沛海用手指按住我那被緊束的陰蒂時,我差點咬住他的龜頭。沒想到啟用Orgasm功能後,陰蒂的敏感度竟然變得這麼高,我心想難道是因為身體長時間被拘束的關係嗎?接著馬上又一陣電流襲遍全身,沛海正用嘴巴吸吮著我的陰部。 在沛海的刺激下,我的性慾逐漸高漲,眼見就快突破高潮的邊緣了,我的呼吸愈來愈急促,已經無法一直深吞著沛海的陰莖了,只能含住龜頭用舌頭不斷地快速吸舔。突然我全身一僵,兩個乳尖同時被沛海用手指緊緊捏住,陰蒂被他的牙齒輕輕咬住,我的腦海一片空白,這三處產生的電流瞬間傳遞全身,我高潮了,同時陰道和肛門的括約肌緊緊收縮著,雖然口中還含著沛海的龜頭,但一時間也只能張大嘴巴喘著氣,我的口水不停地沿著沛海的陰莖流下。 過了幾秒鐘後我全身無力癱著趴在他的身上,閉著眼睛嘴裡卻依然含住他的陰莖,有氣無力地吸吮著,沛海則是輕輕地用手撫弄著我的乳頭和胸部,同時用舌頭不斷地吸舔著我的陰部,一陣一陣的電流從最敏感的三點傳出反覆地刺激著我的全身神經。 隨著時間經過,我慢慢地從高潮的餘韻中回復,沛海也感覺到我的體力恢復了,又開始加大在我的乳尖和陰蒂的刺激,因為剛經過高潮的洗禮,這幾個地方的敏感度稍微有些麻痺了,因此我可以開始專心地為沛海口交。過了幾分鐘後,沛海突然用雙手按住我的後腦勺,挺起腰將陰莖深深地插入我的喉嚨中,我只能憋住氣忍耐著,接著我聽見沛海大喊了一聲哦哦哦,同時我感覺到有東西正噴入我的喉嚨中,嘴唇和舌頭也能感覺到沛海的陰莖不斷地在抽動,我心想沛海應該是高潮了,而且還把他的精液射在我的口中,大壞蛋。 由於我的雙手綁在背後,只能被壓著頭繼續趴在他的身上,沛海射出的精液我只能吞下去,過了幾秒鐘後沛海才放鬆他的雙手,但是並沒有離開我的頭,我猜想他是要我把剩下的精液給舔乾淨,於是我用嘴唇緊緊含住他的陰莖,然後用舌頭吸吮著龜頭,我發現精液的味道比陰道的分泌物難受許多,和之前湘妤高潮時的潮吹液體比起來,明顯地那股尿騷味重了許多,同時還帶有一股濃烈的腥味,有點鹹鹹的又甜甜的,難以形容的味道,和之前夢裡的味道完全不一樣,甚至開始讓我有點作噁,我趕緊把吸出來的剩餘精液給吞了下去。 過沒多久我感覺口中沛海的陰莖開始慢慢變小,沛海用手把我扶了起來,同時坐起身從背後抱緊我的身體,親吻著我的耳根輕聲說 ”晴真棒,做得很好唷!” 我害羞地低著頭,嗯了一聲回應。沛海讓我從跨坐著他的身上下來,一起躺在他的旁邊休息,他說我的潮吹很美麗,味道很棒,讓我一時之間不知怎麼回答,我想起了時間的問題,請沛海幫我把口罩戴上,然後將鎖定功能開啟,沛海知道我是為了湘妤而著想後很不捨,也不顧我的口中還留有他精液的味道,就深深地吻了我,這是我第一次用舌頭和嘴唇與沛海接吻,少了口罩的阻隔,沛海柔軟的舌尖在我的口中翻攪,這感覺真是令人難以忘懷。 “時間已經過了多久了?” 終於結束著深長的一吻後,沛海溫柔地問著。 “我…不太確定,應該還沒超過四個小時吧” 我指著手機的位置說。 “妳剛開啟的功能目前只用掉三格,還不到三個小時呢!” 沛海咯咯地笑說。 “感覺時間已經過了好久,那我們還可以…可以…” 我害羞地無法繼續說下去。 “傻瓜…” 沛海把手機放下,一把抱住我,我們再次擁吻了起來,雖然實際上只有他抱住了我,因為還未解除Orgasm功能,我的雙手還被緊縛在背後。 “嗯嗯…唔…嗚…” 我突然覺得腹部一陣絞痛,看來是浣腸忍受的時間差不多了,高潮退去後想排泄的感覺又來了。 “怎麼了…” […]

Behind The Mask 第1-10章

第一章 “湘妤,妳好了沒?我們要趕快出門囉!時間來不及了” 我拎著書包坐在門口的小板凳上穿著鞋子,一邊轉頭對還在餐桌上囫圇吞著早餐的妹妹喊話。 “快好了啦!還剩一口就吃完了,再等一下嘛!姊~” 妹妹嘴裡還塞滿三明治,也不怕口裡的食物噴出來,一邊咀嚼著一邊說話。 “那我先到樓下等妳了,萬一校車來了我才可以先攔著” 說完我便下樓走到社區巷口的樹下等著,今天的天氣很晴朗,是個讓人心情愉快的日子。 “姊~” 突然我聽到妹妹呼喊我的聲音,這慢吞吞的小妮子終於來了,幸好校車還沒到,不然我又要跟車掌老師還有司機先生道歉半天了。 “每次都賴床,明天以後我就不管妳了,自己搭下一班車去學校” 我故作生氣的樣子,好讓她警惕一下。 “別這樣啦姊,我保證明天不會再賴床了,真的” 妹妹睜大著圓溜溜的雙眼,水汪汪地看著我求情,我只有搖搖頭嘆口氣,誰叫她是我唯一的可愛妹妹呢。 過了十分鐘,我們看見校車從遠方慢慢駛來了,是我們高中的專車,每天早上有兩班,我和妹妹總是搭較早的這一班去學校,車上的學生比較少,有位置可以坐,不然得要站半個小時才能到學校。 “是廖湘晴和廖湘妤對嗎?” 車掌老師拿著一本名簿看著我們兩個人問。 “是的…” 我跟妹妹異口同聲地說。 “好,妳們找個位子快點坐下吧” 老師說完在簿子上用筆在我們的名字前各打了一個勾,這是避免有漏掉的學生沒有載到,畢竟偶爾總是會有人睡過頭,那就只能搭下一班車了。 在巴士上妹妹又低著頭閉起眼開始補眠了,昨晚叫她電視別看那麼晚她就是不聽,結果現在就一副沒睡飽的樣子。沿途這台專車走走停停,車上的學生也愈來愈多,有些同學沒有位置坐只能站在走道上,過了快半個小時,巴士終於開到學校了。寫著家齊女子高級中學大大的牌碑就矗立在校門口旁,我今年剛升上高二,而湘妤則是高一的新生,這所學校是辛康市最有名的女子高中,許多富商名流或是達官顯要,都會想辦法將他們的女兒給送進這所高中。 我們的爸媽因為在永昌經貿公司擔任主管,而這間學校的董事也是公司的總經理,在爸媽的誠懇拜託下,我和妹妹才順利申請進入就讀,但因為距離家裡很遠,所以爸媽在郊區幫我們買了一棟公寓,我和妹妹兩個就住在一起互相照料,每個月爸媽會抽空排一個周末來跟我們相聚,寒暑假時我跟妹妹也會一起回家住一段時間。 下了車後,我跟妹妹就各自往自己的教室走去,學校裡分成五個區域,建築物是一個十字型的分佈,校門口一進來看見的這棟大樓是教職員用,往裡面有一排三棟獨立的大樓,左側是高一學生的教室,右側是高二學生的教室,中間是高三學生的教室,在中間這棟大樓的後面那棟大樓則是綜合教學大樓,有學生社團的辦公室、電算中心和圖書館,每棟大樓有十層樓高,大樓之間在第三六九層樓都有空橋相連接。 在教學大樓的左側有一棟三層樓高的體育館,右側是一棟三層樓高的國際會議廳兼大禮堂,開學典禮和畢業典禮都是在這裡舉行。前排的教職員大樓左右兩側則是花園和池塘,是我們下課時聊天散心的好地方,還有一個大操場跟各類室外球場在體育館、教學大樓和會議廳的後方,靠近溪邊的那一大片區域,每天清晨或是傍晚學校會暫時開放,許多住在附近的民眾都會到這裡來運動。 進了教室,跟同學打了聲招呼,我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離第一堂課的時間還有40分鐘,有些人趴在桌上補眠,有些人在吃早餐,有些人拿著雜誌圍在一起細聲討論著,我從書包裡拿出了平板電腦,打開瀏覽器上網看看今天的新聞,順便也看一下我的電子信箱裡有沒有什麼新的垃圾信要刪掉。 “搶先體驗活動開始~妳想擁有人人欽羨的女神容貌嗎?” 一封標題一看就知道是廣告的垃圾信出現在我的信箱裡,我習慣性地點了一下刪除了按鈕,卻發現這封信還好好地躺在收件匣裏,不禁讓我納悶了起來,我又試著點了一下,發現一樣無法刪除,只好先打開這封信來看一下裡面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我會刪不掉它。 “親愛的 廖湘晴 小姐您好,恭喜您成為本公司電腦抽籤選中的幸運兒,可以免費體驗最新研發成功之美容聖品–晶顏煥膚面罩,我們誠摯邀請您參加這機會難得的試用活動,請立即點選同意,我們會盡快為您寄送試用產品。 仙姿生技有限公司 敬上” 我看了一下郵件內容,發現應該是一家美容化妝品公司的廣告信,只不過他們竟然知道我的名字,看來應該又是從某個網站搜集到的名單吧。 我心想既然是免費體驗,就隨便它吧,會不會寄來還不知道呢,很多廣告信都只是虛晃一招罷了,我點了同意之後,這封郵件就自動退出了,當我又到收件匣裡去找尋時,卻發現它不見了,該不會之前我點的刪除動作現在才執行吧? 算了,心想反正也只是一封廣告信,刪了就刪了唄。 上完了一整天課,放學後我在校門口等妹妹出來,沒幾分鐘就看見湘妤活蹦亂跳地從高一學生的大樓走過來,跟早上那副死氣沉沉的樣子完全不一樣,於是我們一起搭學校的專車回到了社區,然後到附近的自助餐吃過晚飯後,再走路散步回家。一路上湘妤跟我說她今天又認識了哪些新同學,體育課時還在體育館看見了很多又新又棒的設施,尤其是那個超大的室內游泳池。 回到公寓時,門口的警衛伯伯看見我便喊了一聲招招手,要我過去領寄來的包裹,我納悶著爸媽這幾天沒有打電話說要寄東西過來啊,簽收了之後,伯伯把一個包裝精美的小紙盒遞給我,上面寫著收件人的確是我的名字,地址也沒有錯,寄件人卻是空白的。我好奇地拿著它和妹妹一起搭電梯回到了我們住的地方。 “姊,是誰寄給妳的呀?” 湘妤好奇地問。 “我也不知道,盒子上面沒有寫寄件人” 我聳聳肩說。 “該不會是妳偷偷交往的男朋友吧?” 湘妤賊賊地笑說。 “妳再亂講我明天就不理妳了,妳自己去學校吧” 我瞪了她一眼說。 “好啦好啦,對不起嘛,是我胡說” 湘妤看情勢不妙,趕緊改用哀兵政策。 “妳先去洗澡吧,我還要把今天的上課筆記整理一下” 回到了溫暖的窩,把湘妤打發了之後,其實我只想好好地躺著休息一下,不過想到明天要交的作業,只好放棄這念頭又把書包裡的平板電腦拿出來,然後打開檔案開始編輯資料。 這間小公寓坪數不大,但是該有的機能都具備了,除了客廳和浴室廁所,還有一個小陽台跟簡單的廚房,我和妹妹共用唯一的一間房間,不過房間蠻大的,擺了兩張單人床和一張長書桌,還有四個衣櫃跟一排書櫃,書桌的空間很大夠我和妹妹兩個人一起看書寫功課,還有一扇窗在前面,天氣好時我們會把窗戶打開,讓外面的新鮮空氣流進來,窗檯上我們也種了一些小盆栽。 “姊,我洗好了,換妳去吧?” 湘妤拿著大毛巾邊擦著頭髮邊走進房間說著,我看見她全身光溜溜的,只穿著內褲和胸罩。 “就算現在天氣很熱,也不用穿成這樣吧” 我沒好氣地念了她一句。 “唉唷,家裡就咱們兩個女生,又沒有其他人會看見,妳是忌妒我的胸部比妳大嗎?” […]

变态者

有希,从意识的混沌中醒来。     周围很安静,只有像低吟一般,空调运作的声音。还有就是像坏掉的糖果一般难闻的臭味。     (这里…是哪…?)     想看看周围的情况,不过,头完全不能转动。     (……!?)     不仅仅是头。手,脚,腰,乃至全身被什么捆紧着,丝毫无法移动。     (我……被绑住了!?)     有希试图移动身体,立刻能感到嵌入身体的绳子所带来的剧烈疼痛。     头好像被数根布条一样的东西固定住了,而身下的感觉自己是躺在了一块塑料质地的垫子上面。     并且,眼睛也被像的布一样的东西给遮住了。     ’ 好像…是眼罩之类的东西’ 全身被绑,还被蒙住了眼睛。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有希努力地回想着,但乱成一团的脑子什么都想不起来,唯一想起来的就是自己之前好像在回家的出租车里睡着了。     “ 唏唆…” “ 是谁!?” 突然感觉有东西拂自己的脖颈,让有希禁不住叫了一声。     没有声音回答。但紧接着又有一样软软的东西碰到了有希的耳朵。     “ 喂!快停下来!!!” 像是为了欺骗刚刚发出了异怪的声音的自己,有希用强硬的语气对那个自己看不见的人说。     但是,依旧没有人没有回答。并且,那个软软的东西开始围着有希的身体爬转。     “ 快…停下!!快停下!!…唔…” 有希一边忍耐着又酥又痒的感觉,一边大声说道。     (这个…好像…是毛笔…)虽然猜到了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自己身上乱动,但是紧缚住身体的绳子让有希丝毫不能做出什么有效的应对。     “ 哎…停止来啊,如果不停下来的话,我要更大声地喊啦!” 有希生气地说道。身体又不能够动,自己快要忍受不住那被毛笔轻拂的瘙痒感。     毛笔像是个跳蚤一样在有希的身体上移动。因为看不见,反而使皮肤的触觉变得更加敏锐。并且,下面那毛笔会出现在身体的何处──这种不安,更进一步放大了刺激。     “ 不要再动了啦…哈…停下来啊!” 随着时间的持续,有希的大部分感觉已经被那支顽皮的毛笔所牵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