昭日演艺学校

昭日演艺学校
是昭日女子剧团培养舞台剧演员的学校,此剧团模浩大,各省都有驻地,而这些剧团的团员都出自于昭日演艺学校。
昭日演艺学校有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负责人原来就是搞教育的,因为女儿在舞台剧方面成名,所以他就让自己的学校教些舞台相关的,慢慢的他开设专用剧团, 有了专属剧场,学校也成了专门培育演员的地方。


说到舞台剧最麻烦的就是穿戏服上厕所了,不但会弄乱衣服,甚至会错过上台的时间,前期就有不少糗事发生。
负责人的女儿也就是团长,对此烦恼不已,最后她命令所有上台的人必须戴上尿道锁,禁止他们上厕所,然而他们都是没憋过尿的女子,有些体态崩坏,有些被 尿感冲昏了头,在舞台上动弹不得,但还是有天生会憋尿的成员,她们上位成主演,而面对剩余不适应憋尿的人,团长解雇他们,
并且决定从演艺学校的学生开始就要训练憋尿。

从此演艺校就开始对学生的憋尿折磨。

6岁的小花,今年考上演艺校,她早就知道学校会憋尿训练,而且她也很喜欢憋尿,常常偷偷自己从早憋到晚的所以她觉得自己一定能胜任学校的训练。

演艺学校都是全住宿制的,像小花才6岁,每间房间睡8人,并配有一名舍监。

第一天上学,小花按照集合时间,带着简单的行李在中午学校集合,特别说明不能先用午餐,午餐学校会提供。
大家乖乖的入座长条餐桌,每个座位前都有一碗加盖的碗公,老师这时候说明:“开学的第一餐就是丰盛的鸡汤粥,特别营养,每人都是一大碗的份量 ,要好好吃都不许剩下,另外学校生活就是守时,15分钟内必须吃干净,如果粥烫口,桌上有冰水可以无限量喝。”

她让大家开动,饥肠辘辘的孩子们迫不及待的打开碗,迎面而来的热气,这是夏天,该如何下口。
孩子们拿起汤匙开始吃,发生根本捞不到多少饭,有人急着将汤匙凑到嘴边,被狠狠的烫了一下,因为一层鸡油膜,所以热比实际上的更热,含一口 冰水配一口烫是大家都想的到的方法,然而10分钟过去,大多数都还省下半碗。
“时间到没吃完的有惩罚喔!”
老师微笑的提醒孩子们。
大家只好忍着烫嘴的痛,努力将粥塞进嘴里。
有人发现直接将一点汤倒进杯子内再加入冰水混合用喝的,虽然水喝的更多,但汤也消耗的够快。
时间到的时候,7成的孩子顺利完成,剩下的孩子很忧心自己会受到什么处罚。
老师说初次犯错不会为难大家,她将冰水倒进没吃完的人的碗里,又加点粉末要他们尽快吃完。
半小时后,全部的人都吃饱,这时有人举起小手:“老师,我想尿尿!”

部分同学惊讶的看着他,他们都是大概知道学校的规则的,这所学校的禁忌就是主动要求尿尿。

“当然不行啰!你想想你将来可以要上台表演的,这半小时,妆都还没上完就想厕所啊?”
“老师…….,我忍不住了。”

“那你希望我怎么帮你。”

“我要尿尿!”

“除了这点,剩下的我都可以帮你完成,毕竟你只是新生。”

“啊~~”
裤子被尿睡染成深色,众人知道她失禁了。

“还想上厕所吗?”

学生摇摇头。

“晚上,妳的舍监会好好罚你的。”


“老师,我们什么时候可以上厕所”这一面吓到其他孩子,还是有勇敢的人敢问这问题。

“明天吧!”她满不经意的说着,“大家去教室睡午觉啰!”

众人流露出绝望的表情,小花也愣住了,这一上来就是憋一天,刚刚又喝那么多水,怎么可能憋的住?

午睡结束,不少学生露出狰狞的表情,不过有些人却是舒爽许多,他们坐在自己的尿泊,虽然又湿又黏住娇嫩的下体,但总比继续憋尿还好。

小花虽感到不适,但这尿意不断冲击尿道括约肌的感觉,她小时候经历过一次后就永远忘怀了,那次憋尿时,她体会到一种愉快升天的快感,虽然憋着尿,内裤却被不知名的液体弄湿了。那时还在性器期的小花不知道那就是淫液,只知道搓弄小豆豆也有同样的快感,小花爱上的这份欢愉,但是当她在父母面前爱抚自己的小豆豆时,母亲会狠狠打她的手背,直到小花不敢在动作,所以只能默默的在夜深人静时,排解忍耐已久的性致,白天无法获得满足曾是小花的困扰,但当她知道憋尿后,小花就能保持欢愉。

还在憋尿的学生看到失禁的人并未受到惩罚,所以也偷偷尿尿舒缓膀胱的压力,这一幕老师都看在眼里,但她想等他们都排泄完才给他们惊喜。

“有多少人偷尿尿?”

老师拿着教鞭走了进来,惧怕那教鞭竟没有人敢承认失禁的事。

“没想到你们第一天就想尝尝这鞭的威力……”

老师亮出教鞭的头,那是一个小皮拍,大小的话和身体的某个部位相似。

“中午准时吃完却失禁的出列?”老师大声怒斥,符合条件的学生赶紧到台前排好队。

老师给中午受罚的人加上利尿剂,所以失禁很正常,但没有吃利尿剂却失禁,就是偷尿尿了。

全班有32人,中午受罚的大概有8人,而现在出列的高达10人。

“站成一排,面向同学,内裤脱下,开脚半蹲,双手抱头后,把你失禁的地方挺出来。”

老师的命令没人敢耽误,这群孩子非常特别,照理说,小一的孩子都有羞耻心,不可能敢在同学面前下体裸露,但这些孩子都是为了成为昭日女子剧团的一份子通过极高倍率筛选才进来,在这些觉悟面前,羞耻心算什么。

小花兴奋的看着同学们隐隐约约的小豆豆,色泽、大小、长度、坚挺度各有不同,唯一相同的是都像朵娇嫩的花儿等人玩弄。

其他同学也很新鲜的看着台上的豆豆们,老师故意沉默等着大家的反应。

约五分钟后,老师在讲台右方开始行刑,很简单的刑罚,让小皮拍亲吻那闭不紧的尿道,但突出的小豆豆扛住了大部分的火力。

只有一下,对于第一天来说,真的只是威吓作用,尽管只有一下,对大部分的孩子还说也是第一次受这样的刑罚。
“啊~”一声惨叫,双手快速捂住下体,夹紧双腿,这些都不是标准受罚动作,但第一天还没教规矩,老师也没特别计较。

只有小芳挨罚后动作表情都没变,可以感觉她不是第一次受这刑,在家里的体罚如果是鞭打小豆豆也太可怕,小芳的耐性也让老师期待日后的训练。

“失禁过的来领水”这里可是训练憋尿的地方,失禁当然要补。

老师在台上准备刚好份量的水瓶,学生们排队领取,最后台前没有剩,代表学生们都很诚实,这里的老师只要看一眼学生的情况就能知道膀胱目前几分满。所以失禁过的一眼就看出。

“一公升的水三分钟内喝完。”老师一扫过去没人敢怠慢,尽管不想再喝也努力的灌下去。

“最后,小花出列。”

老师确认加水完毕后,没有开始上课,反而让小花上台。

“你刚刚在摸哪里?”老师用严厉的语气询问。

“小豆豆……”小花觉得自己惨了所以只敢弱弱的回覆。

“说正确、说大声、说清楚。”老师对这答案太不满意。

“阴核,我刚刚在玩弄我的阴核!”小花决定在这边勇敢认错,希望老师能罚轻一点。

“公共场合,玩弄亵体,成何体统?你以后当演员要在台上玩自己吗?”

小花不敢回话,公开自渎和失禁对他人观感不佳,为了更好舞台表现,现在他们才要被严厉训练憋尿,一个会公开自渎演员,难道要让她上台丢尽剧团颜面吗?

“脱下你的内裤,扒开你的阴唇,露出你的小豆豆给大家看。”

小花乖乖的服从命令,众人看向那红肿的阴核。

“摸豆豆很舒服对吧?你的豆豆都比别人还肿了。”老师看过不少的阴核,小花的豆豆真的比一搬人大很多。

“看看你的内裤。”小花脱下来的内裤都被淫水浸湿了。

“没有失禁,内裤却湿透,会憋尿有什么用?”

老师斥喝完直接用手抓住阴核狠狠的捏下去。

“啊~~”一声惨叫,下体喷出了水,一道弧线划过,但在那之后小花不自主的颤抖,下体还喷出其它液体,老师知道那是潮吹的反应。

“真是淫荡的小娃,必须要治治你这个随时手淫、高潮的毛病!”

老师走向旁边的冰箱,这里的冰箱不放食物的,是放各种可怕的刑具,冷冻层的门被开启了,老师拿出了贞操带和冰块。

贞操带平常不是储藏在那边的,那是给老师临时处罚不乖的学生,但这位老师也是第一次直接使用冷冻的贞操带,那是属于严厉的刑罚,一般是不用。

会使用如此凶残手段,是因为老师也有危机意识,小花那乱出水的性子可能会让她无法通过期中”内裤不湿”的实作考,这种简单的考试有人没通过,老师是要受领导的罚,那可是老师不想再经历的可怕的刑罚。

所以不管是舍监和老师都不会对学生有太多的同情心,该罚就狠狠罚,否则最后遭殃的是自己啊!

小花看着贞操带虽然不知道那东西,但她也感觉的到那东西和冰块是用来罚自己的。

“阴核挺出来点!”老师严厉的纠正刚刚因为失禁而乱掉的姿势。

老师先擦掉阴核上的黏液,再用冰块贴小豆豆,用力一压,让冰块黏在小豆豆上。

小花发着哆嗦,阴核被冻着,那是种奇妙的感觉,快感似乎也被冻住了,而且娇嫩的豆豆是经不起温度的考验,小花觉得阴核很痛、像不属于自己的一部分。

虐阴对喜欢受虐的人是种享受,很快的小花可能会爱上冰块自慰,所以必须冷冻那产出阴液的阴户。

老师一大把冰块放在掌上贴住小花整个下体,并故意用两边手指撑住阴唇,让小花的尿道口和阴道口受到冰冻惩罚。

小花想要挣扎,但老师用另一手搂住小花的上半身,那只在折磨的下体的手,直接用力向上顶,小花双脚悬空,被老师整个人抬起,一名女老师要抱起40斤的孩子是很容易的,可怜的小花几乎全身的重心都落在接触冰块的下体。

渐渐地小花不挣扎了,冰块也融化的差不多了,老师放下小花,她有点失神。

老师麻利戴上贞操带,那是特别防自慰设计的,一个中空的碗型盖住阴核,这样手摸不到,表面的按压也刺激不到阴核,小豆豆就像被放逐在孤岛。

“舍监,晚上会好好罚你。”老师穿戴结束后提醒了小花,刚才那些都是对失控高潮的进行临时处置,正式的惩罚还在后头。

正当小花以为一切结束时,老师拿了两瓶水,刚刚的失禁被惦记着,一点可不能马虎,小花绝望的喝下比别人多一倍的水。

老师表示不是加罚,因为小花不只尿道失禁,阴道也失禁,流失的水分是别人的两倍。

舍监篇

下午的课都是讲一些未来所学的大纲,昭日小学部A组是收小学一年级的学生,他们经过四年的演艺训练,4年后就可以在朝日女子剧团童星部出道,童星部 的主役,未来几乎都是剧团的核心,因此尽管昭日学校有初中部和高中部,家长如果知道小孩有进剧团的意愿,会让他们参加小学部,除了年纪小好训练,将来出人头地的机会 也大。

每当有人失禁,老师就拿水瓶补充。 到了晚餐时刻有人已经失禁五次了。

晚餐还是粥品,小花怀疑未来四年是不是只能吃粥度日了。

18:30后,老师带帮同学们分组,两两一组,小花和元元一组。

“你们旁边的同伴就是未来四年的室友,你们要相互扶持,一起为成为剧团正式成员努力。”

小花牵起元元的手,元元不安的发抖着,她就是那位失禁五次,没有自制力的小女孩。

她们两个一起走到指定的房号面前,漆黑的大门,烫金的房号,让人更加不安。

这边说明,小学部的学生整年都生活在这栋小学楼,低楼层是教室和餐厅,高楼层是宿舍,他们没有寒暑假期的,就像进监狱关四年,那为什么家长们会同意 这些政策呢?

昭日女子剧团是世界有知名的剧团,不但很多省份有驻地,也会世界巡回演出,就算进剧团只是配角,也会有可观的收入,加上昭日学校学费全额免费,也有正式的学历, 虽然之后有签约必须为剧团工作数年,但都是带薪约,对孩子和父母都是双赢局面,这也是每年有一群疯狂的母亲为孩子报考的原因。

小花叩门后,一名女人为他们开门,她穿着皮衣,露出度很大,小花之后才知道那是sm 女王装。

里面有六个孩子嘴咬口塞,全裸罚跪在地板了,他们双膝张开,身体不停的摇晃颤抖,一看就知道在憋尿了。

那是各两名二、三、四年级的学姊们,这里的宿舍是不同年纪一起管理的,目的是要让低年级看高年级的刑罚的可怕,并让高年级在低年级面前被羞辱 。

看到这一幕,元元又失禁了,这是第六次,正常的人也不会失禁到这种程度。

“校长又把问题的学生丢给我了。”舍监自语着。

“进来吧,这间就是你们往后四年的家。”

小花一看是15平米的木质地板,其中一平米换鞋区,门口进去后,右边是浴室的门,小花不敢相信浴室和房间一样大,房间左侧全是拉门,舍监将拉门打开 ,里面是棉被和衣柜,被告知自己的位置后,舍监提醒,靠近入口的拉门不准开,那是舍监专用的,加上柜子的空间,共是35平米,算是充裕了。

小花和元元一身是尿,舍监让他们先清洗,元元很开心能远离这些湿黏的衣服,但小花的贞操带拿不下来,她无法清洗自己的下体。

洗完后,他们发现只有浴巾,没有衣服,舍监催促大家,两人只好裹着浴巾出来。

“洗的真久,学姊们都快憋不住了。”

6个人痛苦的颤抖着,地板还是干燥的,代表没人敢漏。

“差不多了,去解放吧!”
舍监令下,6人奔向浴室。

浴室里没有马桶,他们对着小水沟排放。

一分钟后,学姊们又奔回来了跪好。

“最慢的出列。”一名学姐膝行到舍监前方。

“再慢一点就灌爆你的膀胱。”舍监捏着她的奶头威胁她。

“自己说怎么罚”

舍监拿掉口塞,让学姊自己说。

“插……插尿道一百下”

“很好,给你棒子要好好数”

舍监拿给学姐6mm的金属棒上面有许多凸起小球。


“要插到膀胱壁,抽出时过扩约肌。”

舍监提醒了标准动作。

学姊维持跪姿张腿开始抽插,小花和元元都看愣了,从进出的长度,可以知道学姊有乖乖服从命令。
“尿道细才尿的比别人慢,给你扩张的机会就要好好把握。” 舍监用鞭抽打正在上刑学姐的屁股,她不自住的向前缩了一下,金属棒狠狠的 刺了膀胱壁。

学姊痛到停下手来,舍监连续的往屁股招呼鞭子,直到学姐继续动作,屁股上的鞭痕一道道整齐排列,屁股完全没有被打破,可见舍监是技术高超。

结束处罚后,学姊归队和其他人跪在一起,舍监发给大家尿道管,学姊们乖乖的躺在地上给自己安上尿管,她们张开双脚,双手扶着尿管,那些淫荡 的姿势,仿佛求人灌自己的膀胱。

舍监拿出一包粉末泡水溶化,拿着注射器插上每人的尿管,粉红色的液体灌入膀胱。

舍监将400ml 的液体用极快速度灌入,学姊马上打个激灵,但学姊必须专注在灌膀胱上,因为灌完的一瞬间,舍监会连同尿管一起拔掉,膀胱扩约 肌要在那瞬间关上以防药液外漏,之前有不少学生无法做到一滴不漏,但在舍监的调教及惩罚下,大家都顺利抓到诀窍了。

小花发现学姊们的肚脐下放有块小电子板,上面有显示数字,之后小花在被装上时才知道她的功用,它会接收被安在膀胱内的检测器的电磁波,那数字是膀胱 容量的百分比。

刚刚受罚的学姊被灌入600ml 的紫色液体,从她惊恐的神情,能猜到那液体肯定会折磨她一晚,其实那是具有加强修复组织功能的药液,但其中混入些刺激药, 让膀胱不怎么好受。

学姊们忍耐的憋着,舍监这时又准备另一个水桶,里面正在制作浣肠液。

“浣肠预备!”

舍监一喊,躺在地上的学姊都
快速改成爬跪姿,顶起自己的屁眼。

舍监给每人灌入一公升,有学姐因为憋尿而抖动身体,从后面看就像骚屁眼在引诱人开苞,舍监一鞭抽下,她不小心渗出两滴尿。

“其他人憋30分,你憋40分钟”。 舍监无情的宣告学姊的命运。

这是一天当中最痛苦的刑罚,同时憋尿和憋屎,没有尿道塞和肛塞。

不少人是用几个月的时间才会忍超过30分钟。

中途的肛门及尿道失禁,会有强烈责罚,有时会灌入辣椒水之类的刺激液体后用塞子塞着,结束后还要被洗膀胱和洗肠。 没有清洗个五遍,舍监是不会放人的。

“这等待的半小时就用来调教新来的猫咪吧!”

舍监拿着鞭子走向小花和元元。

“你今天失禁六次?”

舍监拿着教鞭走向颤抖的元元。

“是……是”

元元害怕的细声又拖沓回应。

“回答时要大声、正确、清楚,你们老师没教吗?”

舍监不耐烦的扯下她的浴巾,粗鲁的拉着手臂向下,元元就这么跪在地上。


“你大声说:我没用的膀胱失禁六次,请狠狠的调教我的膀胱。”

“我没用的……膀胱失禁六次……请狠狠的……调教我的膀胱。”

元元吓着了,带着哭腔啜泣的复诵,她在家是个没被处罚过的优等生,面对怒吼的舍监,她不住的哭泣。

“你哭什么,下面失禁,上面也管理不良吗?”

教鞭抽向元元的屁股。

“跪好,双手抱头,腿张开,停止啜泣,大声清晰的将那段话念一次。”

“我……不要 ……”
元元摇摇头,她拒绝舍监,同时哭的更大声。

她大声哭闹,搞得房间内的大家情绪都不太好。

学姊们收到影响扭动的身躯,肛口和尿道口的必须持续收缩,安静的环境有助于专注发力,现在对大家来说是地狱,刺耳的哭喊,快吹散学姊们 的魂魄。

“你不要?我会让你说过的话附上代价的。”

舍监打开柜子拿出一台刑具,学姊们一眼就认出那折磨他们许久的东西,不少学姊低着头躲避。

那是一台尿道扩约肌训练器,训练者会以长跪姿被锁上,上面有条金属光滑细棒,机器会先伸长金属棒顶到膀胱壁,然后失去支持力,训练者必须紧缩 尿道扩约肌,但通常太过光滑的细棒是夹不住的,一旦掉离括约肌,机器会自动快速的上插,将金属顶至膀胱壁并同时放电十秒作为惩罚,之后又失去支撑 力,回到之前的状态,训练者必须再次夹紧金属棒。

这是大孩子的训练道具,刚好用在小孩身上作为惩戒,事实上,大孩子使用也会吃不肖的,长时间的电击会伤膀胱,所以新型号改成电阴核,而这些旧型就 变成宿舍或惩戒室的道具。

学姊们曾经被舍监车轮战过,那晚她们整夜没睡轮流被插尿道罚电击,她们被灌水、灌膀胱,失禁后继续灌,直到天亮,只因为她们那周是宿舍排行最后一名 ,全员加总拿到最多黑贴纸的。

学姊们其实一点都不心疼元元,从下周开始一年级的黑贴纸数也会加入宿舍评分,以元元的哭闹状态,大概会被老师一直贴黑签,如果这次处罚能让她 学乖,之后也不会连累大伙。


元元无助的被抓上刑台,舍监迅速的锁上双手双脚的锁链,尤其是腰部和大腿根被牢牢固定,毕竟是机器抽插,不固定好,可能发生意外。

元元看着舍监准备金属棒,太细的容易掉,太粗的会伤害第一次开苞的尿道,舍监最后选择直径4mm 的金属棒,摸上润滑液之后就直接替元元开 苞了。

元元不知何时停止了哭闹,小孩大声哭闹是为了能够逃离处罚,舍监调教过那么多孩子早就摸懂套路,治治这样的孩子,只有用严厉到没力气哭的惩罚方式, 元元知道自己被固定死后,她啜泣声变小了,眼泪却像龙头般落在刑具上。

舍监故意在顶到膀胱时多戳几下,元元一缩一缩的举动勾起舍监施虐的欲望。

舍监放手的瞬间,元元感受到金属棒的重量,她试图夹紧满是润滑液的棒子,但才过几秒棒子元元元感受到自己的尿道被突破了。

机器会侦测金属棒的外面长度,在要掉出尿道的瞬间,机器快速推了回去启动电击,十秒的电击令元元躬起背,她大声尖叫,直到电击结束。

“把刚刚那段话说三百次,我就放你下来。”

舍监丢下了这段话,元元又感受到了金属棒下滑。

“我没用的膀胱失禁六次,请狠狠…………啊~~”

元元尝试要说出整段话,不过没有说完,她又引发下一轮的电击。

“这不算一次喔!没有说完整、大声、正确,都不算。”

“啊~~”

元元还没摸索机器的频率,很快又经历一次的电击。

“帮你学妹数清楚她念过完几遍。”

舍监对着要憋40分钟的学姊说道。

“标准你是知道的吧~没有念好就不能算,要让我知道你放水,今晚不会让你排泄。”

学姊因为口塞的关系只能点点头,其实舍监也可以让元元戴上,只不过舍监就是要训练元元大声说出羞耻的话。

“啊……” 又一次的电击,看来三百句话对元元真的很漫长。

小花看到元元的惩罚后开始担心自己了,她曾经以为擅长憋尿的自己,一定能轻易完成学校的训练,但这里不仅仅是学憋尿而已,她们要求学生心理上、生理上服从命令 ,调教出体态、态度都是一流的女团员。

小花看到六位学姊即使是在水生火热中,也没有乱掉姿势,她们挺胸、直腰杆的跪着,双脚张开不敢偷偷夹腿,屁股则是向后顶紧,让自己 收起小腹,这不是个容易憋尿的姿势,但她们全程屁股都没有松懈过,恐怕是没有顶紧,鞭子就会招呼屁股。

她们透过抖动帮助自己憋尿,但都是小幅度的动作,小花虽然喜欢憋尿,自己也没有自信能在这样的姿势下完成。

“轮到你了,淫荡的小女孩。”

舍监扯掉她的浴巾用鞭子抵住贞操带。

小花没有哭闹,她坚强的站在舍监面前没有闪躲,她以为这样可以免去受到像元元一样的残酷惩罚,但她不知道越是坚强的人,越会勾起施虐者的残暴 。

舍监换成用手摸着贞操带,小花从空气中都能感受到舍监的兴奋。

舍监拿着一个小道具和手套及润滑液,带着小花进去浴室。

其实小花是松口气的,毕竟舍监没有带着金属棒状的道具,但前方等着小花的是她无法想像的刑罚。

“双手抱头,双脚张开,等一下手敢离开头,我会用鞭子抽烂你的阴核。”

舍监脱掉小花的贞操带,贞操带的周围有气密处理,所以冰块才能被锁在里面,而刚刚小花洗澡时,也没办法清洁下体。

“小豆豆挺的真高,看到插尿道让你兴奋了啊。”

舍监看着那挺出花瓣的小豆豆,从来没有6岁小孩的性欲高张至此,舍监明白小花是可造之材。

“明天就让你体验插尿道的乐趣好不?”
舍监一边替小花洗下体,一边戏谑她。

小花没胆量回答,下体敏感到让她想闪躲,但她不敢移动双脚。

“没礼貌,大人问话要回答。”

舍监看小花沉默不语,直接掐出她的阴核,小花又失禁,刚刚洗澡时,她都不敢偷尿尿,持续的憋着,这么一掐,扩约肌一松,尿又喷出 了。

“多练几次就好,很快的小豆豆不会是你尿道的开关。”

舍监知道下午她也被捏豆豆而失禁,所以故意强调“多练”,代表小花的豆豆往后只会更加凄惨。

“是。”

这次小花忍痛,精神抖擞的大声回答。

“很好,回答就是要这样。”

舍监拍了一下屁股后,去拿毛巾擦干她的下体。

接着拿着一条药膏仔细涂抹阴核,小花乖巧的任由舍监摆布。

药开始发效了,小花觉得自己的阴核又热又痒,像被蚊子叮过,她好想安抚自己发烫的豆豆,但她没有勇气摸自己。

舍监将一个道具卡在贞操带里面,小花没看清它的真面目,舍监又替小花穿上贞操带。

小花透过感受明白,那道具是一组中空毛刷,自己的豆豆被卡在中央,毛刷刺的小花敏感难耐,但因为被上锁了,让她怎么扭动身躯都无法逃离。

这时,阴道又不争气的渗出水来,舍监知道淫荡的小娃又放浪了,但她故意不戳破。

舍监将小花拖去小水沟旁边的角落,这里可看到巨大排水孔,整间浴室最低洼的地方就在这。

舍监不知道按了哪里的按钮,墙上出现了一组手铐,另外又拿出了一根铁棍双侧附有脚镣。

舍监踢了一下膝窝,小花不自住的跪下,她面对的墙壁,双手被向上拉起铐在墙上的手铐,双膝被铁棍的两侧锁住而强制开脚, 最后,地上出现了卡楯铐住铁棍,小花被强制开脚跪。

小花腿软的坐在地上,她现在的呈现鸭子坐的姿势。

她感受到自己的手被提起,原来手铐上的锁链是可以缩短的,舍监将小花的锁链缩紧,小花觉得自己的骨头快被拉散了。

小花离墙面很近,她感觉到自己呼出的空气被墙壁反弹吹回但她直勾勾盯着墙壁不敢转头。

“听说你喜欢摸豆豆,就让毛刷满足你吧~”

舍监按下遥控器的开关,贞操带内的毛刷竟然开始转动,这对肿胀的阴核是种惨烈的折磨,她晃动身躯,锁链也因为碰撞而发出巨响。

小花曾经偷拿父母的电动牙刷玩弄阴核,才几秒钟就升天了,但持续的使用后阴核也是需要喘息的,充血的阴核是敏感难以忍受任何的触碰的,这种情况下 刺激是会让人从天堂落入地狱,小花曾经以为越久会越舒服,那次她不断刺激豆豆,最后她发狂的甩开牙刷,并再也不敢用电动刷玩弄自己。

贞操带的毛刷可甩不开,她的呼吸变急促,低声呻吟着,她不断挣扎仍逃不出锁链,舍监等了一会,几分钟后,小花的手因为挣扎而破皮渗 血,她眼神晦暗,嘴角微张流出不少口水,身体微微抽动,她状态就像被强烈电击完后不断抽搐的身体。

毛刷其实没有停止过,只是小花的神经疲劳了,下面早就泛滥成灾了。

舍监准备开始调教,她的右手戴上厚重的矽胶毛刷手套,瞬间手指和手掌的尺寸胀大一倍。

“阴道放浪没有扩约肌可以栓住,但直肠放浪时,可以有扩约肌憋住吧。”

舍监嘴角一扬,拿起润滑液倒满手套。

小花刚才完全没听清楚舍监在说什么了,她突然感到自己的屁股被撑开,肛门第一次接触空气一缩一缩的开合,明明处女屁眼,花苞却提早成熟,舍监欣赏那 配合呼吸的蠕动,一面盘算该如何让它绽放出最华丽的姿态。

“你是我见过最骚的孩子。”

舍监朝着屁眼吹气,屁眼受到刺激,先闭合数秒,又恢复状态。

“嘴巴张开……”

“啊~~” 一声来自灵魂深处的呐喊,房间里的学姊们也听到了,是纪念开苞的钟声。

小花因为手指上顶,她也想向上逃离,但膝盖被锁住,只能缩起身体,用尽全身的力气想顶开那入侵的手指,舍监感受到巨大的压力,但她轻易的插 至深处。

“不要……”

小花苦苦哀求着,她知道求饶没用,但身体的痛楚让她反射性的求饶。

“不要什么?”

舍监拔出食指,这是换成中指入洞。

舍监是名肛调大师,她清楚直肠的所有弱点,灵活的手指在体内逗弄神经敏感区,加上手套毛刷的刺激,让小花体验了肛门高潮,她泄了,肛门涌出一些肠液。

舍监原来计画是泄了就停手,但小花太快就完成了,舍监根本没有玩够,她决定进一步调教小花。

这次,她两只手指一起进入最伸出深处,她不停逗弄了乙状结肠口,小花不断的向上缩。

“不要乱动。”

舍监索性用左手搂住小花的腰,右手也粗鲁的扣弄肠壁。

不久,舍监感受到肠子的躁动,他们快速蠕动要将东西排除去,舍监抓好时机,暴力的抽出手指,随后,大便像喷泉般的涌出,屁眼完全阖不起来。

这个刑罚很简单,只是先激发肠子的快速排空,最后手抽出屁穴时,瞬间某种手法一刮,扩约肌短暂失灵,大便喷泉就完成。

这种技术很难学会,舍监以前在惩戒科工作,那里曾有无数的肛门被舍监拿来练习,终于练成每击必中的本领。
这是小花第一次大便失禁,而且还是被玩到失禁,后劲比想像中的大,肠子痉挛了,像要全部掏空似的疯狂排便,穴口无法阖上,两腿间,叠了一山的 粪便。

正当肛口缓下来,小花以为一切的刑罚都结束时,手指又插入无防备的肛口。

“求求您,放过我的屁眼。”小花发出悲鸣后,再次向舍监求饶。

但舍监没有反应,只是再次刺激肠壁,小花不再挣扎,连粪便都被掏空,她已经没有精力去做任何反应。

舍监远比小花了解她的身体,挖过无数肛门的舍监,知道肠子的极限在哪里,很快地,小花迎来了第二次痉挛,舍监手指一抽,肠液不停涌出,舍 监露出满意的微笑,这才是真正的肛门失禁。

一番折腾后,来到了8点半还有一小时才到睡眠时间,今天是星期日的夜晚,也是一礼拜的总惩罚时间,舍监会依照表现惩处大家。

“标准动作A”
舍监还没命令,学姊们早就自发的完成动作。

舍监拿出铃铛系在学姊们的脖子上。

“老规矩,维持姿势不要让我听到声响,否则睡前的安眠水就加罚。”

“现在依序报数这周的黑贴纸数。”

“7张” “5张” “3张” “4张” “2张” “3张,共24张,排名第五名”

在宿舍以外地方犯错,会被贴黑贴纸,黑贴纸一周结算一次,太多的人会有额外的处罚和减少自己的膀胱解放时间,甚至影响每周宿舍总排名,排名太烂全宿舍会被连坐,惩罚会持续到凌晨。
一到四年级每届32人,宿舍是每届2人的8人房,其实前8名就是平均之上了,但在这学校,即使是第一名也找出名目处罚的。
“第五名?保持的不错,但我说过不进步就是退步,所以……”

学姐们早明白躲不过惩罚,但舍监惩罚每次都不同,让学姊们提心吊胆专心听令。

“今天就用弹刑罚你们~”

有学姊听到后,身子微微一颤,铃铛发出声响。

“听到弹刑那么兴奋,那等等你就加倍。”

“是……”

“自己拿下尿道塞”

受罚时是不准加塞的,再痛也要用自己的扩约肌忍住尿液。

弹刑就是模拟猴皮筋弹人的形式,弹的部分是私处等敏感娇嫩的下体,学校的惩戒处发明专业的惩戒道具,一个按摩棒的大小,通电后会自己拉弓弹射,里面的弹性绳是特殊材质,粗大,弹性恢复度大,在惩戒处测试时,拉满弓弹手臂的粗皮就一击出血了,惩戒处测试弹阴唇的最佳力道,并找出疼又不破皮的力度,但在测试阶段有不少人的阴唇被打坏了。

力道被确认后,弹刑成为老师和舍监喜欢用的处罚之一,仅需将刑具轻贴在受罚处,挨罚的少女就能享受痛彻心扉的疼痛。

和刚刚的踢下体的钝力折磨不同,弹刑的力量被集中在一点,持续惩罚的伤害也较大。

第一位学姊鼓起勇气的面对惩罚,舍监看到她生无可恋的样子,又把力道加大,孩子们在几年的训练下已经能老实受罚,但越老实,只会激起舍监的欲望,基本上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舍监将刑具放在孩子的右边阴唇上,随后一声巨响回荡在房间中。

少女痛到尿道缩了一下,尿都被弹回去了,她闭起双眼,缩紧眉头,嘴巴张大,用喉头锁住声音不让自己叫出来的,怕叫出声又要加罚,她不敢乱动,脖子上的铃铛不能发出声响,只能用抱头的双手出满力去忍耐疼痛,肌肉纹理在双臂浮现,双手用力到颤抖但身子依旧维持姿势。

少女还没缓过来,便迎来了第二下,舍监也没换位置,右边阴唇同一处再次承受刑罚。

少女绷紧全身的肌肉面对弹刑,舍监抬起她的下巴,让她睁开眼睛。

一连十下的弹打,每次都间隔约20秒,那是刚缓下来,身子最放松警戒的时刻,舍监资深经验让她不依靠刑具的计时系统,她全手动控制,靠着看少女肌肉放松的瞬间弹出下一罚,少女刻意提早放松或延长,都躲不过舍监的法眼。

十下的弹打完成了,舍监故意全打在右阴唇,刑具移开后,阴唇一大一小,一个透红一个白皙,舍监在少女的受罚处涂上特制万金油,少女咬紧牙根默默忍受,舍监突如其来的加涂阴蒂。

少女没有犯错额外的错,她只有领到3张黑贴纸,在她们班上,她是领最少的优秀学生,受罚时铃铛也没出响,但舍监就是想罚,加罚本来就是不需要理由。

接下的学姊们也是被打单边,五张黑贴纸的因为比平均多一张所以加弹十下,和那位没沉住气发出铃响的少女一样,单边二十下。
最可怜的是七张贴纸的那位,比平均高了三张,越多张挨弹也成级数成长,10+20+30=60下,还有原来就要打的10下共70。
双边的阴唇被各弹了30下破皮了,微微渗血,舍监也没法再弹。

“你自己说最后十下弹哪里?”

“请您弹我的阴蒂。”

这里不成文的规定是已经不能再受罚的区域要换成更娇嫩的地方,连阴蒂都罚烂了就换尿道口,阴唇内侧,屁眼或阴道内壁等等,这些少女都曾经受过。

舍监挖出阴唇内的阴蒂,用手指扶住下缘,另一手那刑具抵住上缘,少女们有想过舍监不怕误弹自己的手吗?但舍监身经百战少女们不知道是她不怕痛,还是技术好到不会误打。

阴蒂挨弹,让那位受罚者发哆嗦,铃铛响起,舍监狠狠的盯着她一眼。

“再乱动,就灌辣椒水进膀胱。”

她想办法让自己静下来,但舍监抓准时机又给一弹。铃铛像失控般的响起,那位学姊知道自己惨了。

舍监没有说话完成刑罚,少女的花蕊和花瓣被弹肿了一倍大,下体痛感混乱在一起,无法确认自己是否被弹坏了,然而,绝望在后头,舍监带起手套,拿山药辣椒等强烈刺激物做成的膏药,搓揉弹肿阴蒂,她故意向下摸到尿道口,同时也搓揉那处,少女被刺激到发出呻吟,扩约肌松弛了就失禁了。

“尿出来也好,本来就要重灌辣椒水。”

舍监用意就是要失禁,学校有众多手法让学生失禁,想憋根本憋不住。

舍监去调整辣椒水时,学姊乖乖躺平,双手颤抖的撑开受伤的阴唇,可以看见尿道口因为刺激性膏药的影响微微开闭抖动。

舍监灌入500ml的辣椒水,膀胱内又涨又刺痛,那位学姊们遭受蹂躏不住啜泣,舍监将尿道塞塞回,学姊恢复标准动作A。

“哭出来的液体等等要喝回去。”

舍监提醒学姊,这已经是老规矩,学校从来没禁止过学生哭泣。

“接下来是身体检查的部分,膀胱极限大小依序报数。”

“610” “570” “585” “640” “560” “590”

一群8-10岁的孩子膀胱的容量也在成长,学校会训练憋尿也训练膀胱的空间。

“600以下塞发泡锭”

舍监将药锭塞入尿道,用尿道棒捅进去里面学姊们感觉到自己的小腹隆起,而辣椒水学姊也被加罚,学姊们难耐的小声呻吟着。

“你们的成绩下次喝水大赛肯定垫底了,这几周检查你们都没有明显的进步,下周开始灌空气调教。”

“扩膀胱操是不是没专心做?以为有尿道塞,就不用训练膀胱大小?

舍监用力的揉着学姊的小腹,学姊疼到面目狰狞。

“知道毕业时膀胱不合格要去惩戒科调教吗?想要让自己的膀胱被憋破,最后换人工膀胱吗?”

“回答啊!说想不想?”

“不想!”学姊们大声回应。

“好,那就准备迎来严厉的调教吧!”

“最后,校训背诵30遍。”

“我是昭日女子剧团的一份子
将在舞台上闪耀绽放
为此我愿意
完成任何艰苦的训练
接受任何严厉的调教
服从任何苛刻的命令
我的膀胱只有充盈的时刻
我的肠道没有喘息的空间
憋尿却不影响我优雅的姿态
锁肛使我无法发出污秽声响
我的膀胱和肠道随时虚心接受洗净
使膀胱和肠道像心灵一样纯洁
感谢老师及舍监的磨练,我会为成为优秀的演员而努力。 ”

“大声一点!这次不算”
舍监拿出鞭子抽打每个人的小腹,就算吃痛也要大声念校训。

结束后,舍监让孩子们做清洗准备睡觉。

睡前每人要喝1升的安眠水,被加罚的人要喝1.5升。

尿道塞改成自动模式会侦测膀胱极限,超过95%时,会自动流出尿液,膀胱的尿液会维持在94-96之间,流出的尿液会到睡前装上的尿袋里,不会影响环境,全员都是裸睡,尿道锁的前头会连着尿袋收集尿液,如果尿袋脱离,尿道塞会上锁,为了防止睡觉翻身的脱落意外,孩子们会请求拘束睡觉姿势,本来只是双手双脚上铐防发生,最后也被舍监研发新的惩罚姿势,跪着睡,站着睡,反弓睡,甚至关铁笼睡,学姊们的安眠水让她们不管姿势多辛苦都会睡着,对舍监来说也方便管理。

不过学姊们会自动躺平对准地板的卡榫方便舍监作业,至少舍监不会不耐烦的想恶整她们。

舍监帮小花、元元灌膀胱后也让她们入睡,她们是清醒的但被罚瘫软,任由舍监摆布。

舍监会用心的替孩子们上特效药,阴唇、尿道或屁眼的伤通常一、两天就能好转,这不是因为舍监心肠好,因为没有康复无法进行下一场调教。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