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绪轶事】(三 处女玩尿道)

隆裕这样旁若无人的动作着,早已忘记了同在座榻左侧假寐的慈禧。此时慈禧正半躺半卧的斜依着靠枕,观察着隆裕的变化。见隆裕一下子放开这么多,本来悬着的心逐渐的放了下来。叶赫氏要想在后位上坐稳,把后位传下去,还是需
要点小手段的。慈禧起于微末,和从良的大同名妓学了一身本领用到咸丰身上,诞下太子,封为皇贵妃,先帝驾崩,更是母凭子贵和慈安并坐称为母仪天下的太
后。慈禧是这样成功的,但她不能容忍另一个女人,另一个不是叶赫氏的女人复 制自己的成功。看看珍妃,处处透出自己当年的影子,只是她比自己还过分,她为了笼络宫中之人借着皇上的宠信明码实价的卖官,大肆提升亲党近支,不管这人是否才德兼备。更听说主张变法维新的康梁借着广东同乡的名义求见过珍妃,几次觐见之后康有为从一个屡试不中的举人,直接中了进士,官职迅速提升,头两天听说竟然封了总理衙门章京,准其专折奏事,这是要透过李鸿章直接对话皇上,弄得朝中乌烟瘴气,人心惶惶,如果这样下去恐怕不等欧美列强前来瓜分,这大清国自己就分崩离析亡国灭种了。 
  如果让珍妃这样一个的任人唯亲、卖官敛财的女人产下龙子,借着皇上宠信又是大阿哥必然会被封为太子,到时候自己一走,皇上百年之后珍妃必然成为珍, 后,在加上其亲姐姐瑾妃,二人联手到时候自己的侄女恐怕就凶多吉少了。如果;

真有那么一天恐怕叶赫那拉家族会遭到第二次血洗,叶赫这个古老而显赫的姓氏
6 [0 F2 |’ D  \
将不复存在。更为关键和重要的是现在不比太祖爷七大恨告天时候,身边都是未

开化的女真,没有汉人辅佐;也不是世祖章皇帝在位,刚刚入关汉人没有归心;
现今是满汉一家,一致对外,如果自己和侄女都故去,那康梁一党在珍妃的示意

下一定会把所有对外失利的责任推到自己身上,让自己背负千古骂名,好像杭州

城那跪在岳飞庙外人人唾弃的秦桧夫妇一样,永世不得翻身。好在现今侄女已经

醒悟,此后在绿柳的帮扶之下一定能讨得皇上欢心,逐渐掌握主动,自己临死前

在下道懿旨让珍妃陪葬就是了。这样不但能保自己侄女平安,也可让大清江山稳  固,更可使叶赫这个古老而伟大的姓氏繁荣发展、传承不绝。  
  比起性欲,慈禧更强烈的是权力欲,只有掌控天下才能给她带来高潮的感觉。如今已经还政皇上,光绪虽常来请教,可毕竟不是自己指点天下的时候了,所以

慈禧虽然有性欲,但已经很久没有高潮了。今天看到侄女这样,她知道自己已经
成功了,成功的迈出了关键的一步。人终究是要死的,再大的权利也抗不过死神  的召唤,慈禧的六十大寿已经过去几年了,虽然她自认为身子还好,不过已是大不如前了。即使这样比起从嘉靖爷开始的几位皇帝和后宫嫔妃她已经算是高寿了,也许今天躺下,明天就不能再坐起,那在这关键时候,看到了自己侄女的变化当然是喜出望外,更联想到如果按自己安排的路子走下去,有隆裕辅佐的光绪将;成为一代明君,中兴之主,即使光绪不能成事,光绪和隆裕的儿子也会再接再厉、励精图治、扭转国家颓势、力挽狂澜、救民于水火、解民于倒悬成为秦皇汉武似

的有道明君,再现康乾盛景。到那时慈禧和隆裕也能成为孝庄文太皇太后那样为, 人传送的一代贤后。  
  慈禧越想越觉得这事可行,越想越觉得兴奋,自己的胯下也有了潮湿的感觉。看看在自己右边的隆裕,不知何时已脱去了外袍,只穿中衣,扣子也已经解开,露出了右侧的乳房,也许是刚才她揉搓自己乳房时太过用力,此时还能看到乳房” 上那一个个手印。左边的乳房被中衣挡住,不过看看那明显的凸起,稍有经验的人就知道现在的隆裕一定是沉浸在性欲之中。下身的裙裤已被褪到了脚踝,从那不停大幅颤抖的双腿也能想象隆裕此时的兴奋。再看隆裕的双手都在阴部忙活,一手捏着阴蒂轻轻慢慢的揉搓着,另一手则三根手指并排的抽插自己的阴道。长 时间的强烈刺激已经让阴道充血肿胀,粉白小阴唇随着手指的进出,不停的翻动,真好像是蝴蝶展翅一般,从没这么长时间刺激的阴道和阴唇已经承受不住这样的抽送,在白浆中掺杂了一丝血红,芊芊玉指上也是白红相间,这不由让人想到破处,第一次总是要流血的,隆裕虽不是处女,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地享受性爱,虽然这性爱还缺了一点,不过这也可以满足了,隆裕呼唤着皇上,呓语着,用手指代替皇上的阳具,狠狠的在阴道内抽送。  
  再看看躺在地铺上的绿柳,还是用笔杆对着一个小洞抽送着。看看她脸上的表情,再看看那不停颤抖的身体,慈禧知道她也在享受着性爱,享受着自摸的过程。  
  嗯?绿柳在干什么?慈禧一下子从榻上坐直了身子,仔细朝绿柳那叉开的两腿中间看去。同时脑中一直在反应刚想到的个问题:绿柳是她找人调教的,准备配合隆裕把光绪从珍妃身边抢回来。刚送进宫,还没得皇上宠信,她怎么就的用笔杆自己插自己,如果要是插穿了那层膜,这就说不清了。谁给她的胆子让她用笔插,她的第一次只能留给皇上,她只能是皇后的贴身宫女,也就是百姓家说的那种通房大丫鬟。如果她的那个膜破了这一切久都没有了,那样不用光绪、慈禧.都过不了自己那一关。给皇上找个女人竟然没见红,这在太祖、太宗朝没人管,在世祖朝也还勉强能说的过去,可是在当今,给皇上找个女人没见红,那是比变法维新还要命的事情。慈禧已经张嘴打算招呼太监们进来,把绿柳拉出去气毙了,不过怕惊吓到身边正在不断索取着高潮的隆裕,已经张开的嘴又慢慢的合上了。又仔细看着绿柳抽送的笔杆。  
  嗯?怎么回事?从绿柳叉开的两腿看去,没有阴毛遮挡的阴户和阴道看的一清二楚,她的阴道内没有东西,还是一个小洞,小洞周围明显的能看到膜的存在,
那……那只笔插到了哪里? 
  笔杆还在绿柳的手中,还在不停的出入着绿柳的一个小洞,这个洞在阴道的
上方,紧贴着阴蒂,这是……这不是尿尿的地方吗,绿柳在玩尿道?哈,谁想出来的,还真会调教,玩儿尿道好这个更刺激,振难为绿柳了,那么小的地方是怎么插进东西的,不疼吗?只有天晓得了。这可不是一般人能练会的,有了这个看! ?家本领,看珍妃还怎么比。记得刚才听隆裕呓语的时候说道要效法香妃训练两个便奴出来。嗯,这也是香妃受乾隆宠信的原因之一。就找两个便奴,成为皇上的肉便器,屎尿都拉进她们的嘴里。皇上不是喜欢变法吗,不是喜欢效法西洋吗,就去找两个西洋的便奴过来伺候皇上好了。听血滴子汇报广州现在已经有洋人接客的堂子了,让他们仔细寻找几个清官人好好调教一番,必然别有风味。放在隆裕身边与配合定能一下把皇上从珍妃身边夺过来,拴在腰间。  
  看到了绿柳玩弄的是自己的尿道而不是阴道,慈禧刚提起的心一下子放了下来,有慢慢的倚着靠枕斜躺下来。看着隆裕扣B,绿柳插尿道,慈禧自己的下体:也泛起了水花。她的手也不自觉的在全身不住的游走,寻找最敏感的和刺激的部位。年过花甲的慈禧早已过了靠阴道刺激达到高潮的时期,现在的她只需要用手在身上游走,再配合感官刺激,特别再加上享受执掌权力是的快感,几点配合起来就能让慈禧高潮不断。而现在她正是处在这样的一个状态中,古板的侄女在自己的引导下彻底放开,对着她的阴道发起了总攻,即使血染红了手指也没有片刻的停息;绿柳这个调试好刚被送进宫中的工具【只能用工具来形容了,在慈禧的心目中绿柳就是自己给侄女制作的一个工具,通过这个工具的辅助可以提高侄女的性技巧和性能力,更可利用这个工具使皇上回心转意】,也正叉开双腿表演者,笔杆插尿道的绝技;再加上最为重要的就是这一切都是她策划的,这一切的成功在慈禧看来已经实现了多半,即使她撒手西去,隆裕也会按照自己的思路走下去,这就是胜利,伟大的政治上的胜利,就好像「萧规曹随」就好像「诸葛五丈原荐蒋琬和费祎」,这其中的功劳都是这个领头人,而她慈禧就是这个领头人,自从还政光绪之后这是第一次让她重温了操纵国家走向的大政方针的制定,如果这个方法最终完美实施,可保大清江山和叶赫那拉家族数十年风光。以上的几点配合着、刺激着慈禧渐渐地找到了这次的兴奋点,在耳后,左耳后边有一个小小的凸起,此时慈禧的食指正在这个凸起上轻轻的滑动,一股股的麻痒通过耳后这个凸起传递到头部,再经过大脑的神经通传全身,使整个身体都处在麻痒、酥软的状态中。  
  「啊——!啊——!」绿柳突然大声的呼叫打破了杠杠的平静。
  本来三人各自沉浸在自己的性的幻想的世界中,各自寻觅着自己的最高点,
随着绿柳的呼叫,慈禧和隆裕恼怒万分的绿柳看去。
  「啊——!喷——!喷了——!」绿柳大声呼叫,声音已经到达了极限,颤
音中能明显的听到劈音。不过这都不重要,慈禧和隆裕此时看到了让她们大吃一惊的场面。
  绿柳尿道中的那只笔,已经插进去很深了,可以说基本上尽根没入,只剩一个笔头露在外边。儿随着绿柳的话音,只见这笔头喷出一股泉水,顺着笔头的毛毛向四周喷洒,好像一个喷泉般把绿柳整个人笼罩了进去,足足半分钟的功夫才渐渐小了,直到最后再也喷不出液体足足持续了五分钟的样子,高潮喷水后的绿柳好像已经用尽了所有的力量,那怕一根手指也不能挪动,瘫在地铺上一动不动。
  屋内的叫喊和忽然的平静,早就传到了屋外,慈禧和隆裕的太监和宫女们听得真真切切,有几个刚调到这里的太监和宫女好心要去看看,马上被身边的老人制止了。太后和皇后的事情不是一个小太监或是小宫女可以参与的,在这里等着招呼就好了,如果没有召唤就进去这是:「未奉召而入,有意刺王杀驾,轻则处死重则株连九族」而且、也许、可能……没有这些辅助的语气词,依照慈禧的性格一定是在外边当值的一律气【毙】。所以熟知情况的老人为了年轻太监和宫女的成长,也是为了自己能看到明天的太阳,拉住了那些冒失的新人,继续笔杆条直的在门外守候。半个时辰还是一个时辰没人去考虑,反正这些新人们已经站的头晕眼花,马上就要坚持不下去了;老人们虽然有经验,但这么长时间的把宫女和太监都赶出来还是很少见的,记得上一次出现这种情况还是东太后慈安归西。  
  又过了许久,连老人都觉得这次大家出来的时间实在是太长了,而且自打之前传出什么喷了以后就再也没有动静。这马上就午初三刻了,照例慈禧都要用膳了,可今天的菜还没点,御膳房的太监早就过来等着问今天的食谱了,不过见得这种情况,也只好在门外等着了。

  大家都等得不耐烦的时候,屋里边终于传出声音,让大伙进屋伺候,并通知御膳房传膳。
  大家进屋各自归位,此时的屋中已经收拾过了。绿柳的地铺也已回归原位,

此时的她,正低眉顺眼的站在隆裕身后,小心伺候着。慈禧和隆裕也穿戴整齐的端坐在正位,刚才疯狂的痕迹一点也显示不出,不过那些经年的太监宫女们还是发现了蛛丝马迹,隆裕那稍显湿润的鬓角,腮边微微的酡红还有那满屋弥漫的一种奇异的味道,配合起来很容易推测刚才屋中发生的事情,推测出是推测出,不过可没人敢说也没人敢继续想,只希望把今天的事情彻底忘掉才好。  
  很快御膳房的饭菜端了上来,御膳房的太监跪在边上介绍:「奴才鲁豫叩见太后老佛爷,祝老佛爷万福金安;奴才鲁豫叩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今儿个不知道两位主子一起用餐,通传的时间有些晚了,奴才听到这信儿

马上安排,但一时间只筹得,三十二看菜、十六凉菜、三十六热菜、八羹汤;又 从御茶房拿了三十六茶点;皇后娘娘灶上又过了冷热荤素三十六道,总算凑成一百单八到主菜,其他配菜若干,请主子看菜。」
  「唉,哀家早就说过,别弄那么多什么菜样,那都不实用,老老实实的做十个八个菜够吃的就行了,你这样荤冷油腻,我又能吃几口?再说了这一百多菜品中又有多少是可以吃的?每天这么多菜,重复的端来端去,可记账的时候每次都算是新做,这饭账又要算到我的头上呢。这不是给那些贫民百姓制造话题吗?」
慈禧听得鲁豫汇报说今天时间紧迫还弄出一百零八到大菜,微微有些不满,如果是自己享受了倒也好,这明明是无妄之灾,自己分明看到远处的几个菜,都长毛

了还在不停的放过来充样子,这帝后只是看起来风光,可背后辛酸又该向谁诉说。  
  「姑姑瞧您说的,鲁公公也是依规矩办事,再说了我在这里陪姑姑用膳这事情也是临时起意,如果提早告诉御膳房,想必他们就能安排的妥帖了。」自打经

过不好痕迹刚才的事情,隆裕和慈禧的关系密切了许多,听慈禧抱怨中有一点点
自夸,赶快接话,顺便不着痕迹的拍了慈禧一下。
  果然慈禧很是受用隆裕的夸奖,对隆裕说到:「听说你一般都吃自己厨房里.
的东西,今天就尝尝这里的手艺吧。一会儿下午陪我看戏……」
  「嗯,我听您的……」
  「哦,对了还有一事,一会儿哀家找人去广东挑选几个伶俐的洋人回来,你
用这些日子和绿柳一起好好切磋一下,等那几个洋人调教好了一起展现给皇上, 如果太早展现我怕反而会惊动了他人,这就不好啦。」慈禧又叮嘱甥女隆裕一番。
  「嗯,我听您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