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君

辰君看着眼前这两个人吃饭,自己光哭闹也不是办法,便停止哭闹,安静了一会,又开始感到肚子饿和内急了,可是她不想跟这两个坏人恳求,只好努力忍耐,用力收缩括约肌,忍住尿意,将注意力集中在尿道上。  
这时候,刚刚被抹药膏的地方开始有了奇怪的感觉,热热的、麻麻的、痒痒的,一种说不出来的奇妙感觉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这感觉越来越强烈,从刚刚被涂上药 膏的蜜穴、屁眼和乳头附近开始蔓延开来,辰君为了抑制这种感觉,把双腿夹紧,身体开始扭动起来。但哪里克制的住,辰君感到自己的身体热得受不了,大腿夹紧 的地方更是滑滑腻腻的,她翻过了身体,把乳房紧紧压在软垫上,身体不安的扭来扭去,看起来就像一尾上了岸的美人鱼一样,这样一来,她也忍不住的发出性感的 呻吟来。
「唔……嗯……啊……」因为专心于自己身体那种奇妙的感觉,辰君不自主的发出呻吟,乳房在软垫上不停的摩擦,让她得到了快感,可是下半身的搔痒却完全没办法克制,身体的需要越来越强烈,辰君在强烈的尿意和性欲的双重刺激下,几乎失去了自制的能力。
「嘿嘿,痒得受不了了吧?」阿雄说,他和阿信看着辰君发浪,两人的肉棒早就硬梆梆的蓄势待发了。
「该我上啦,哈哈!」阿雄三两口把饭扒完,像饿虎扑羊似的冲了上去,他站在辰君的面前把裤子脱去,露出了那根又大又黑的肉棒,辰君只顾着按捺自己如火的春情,根本没有注意到阿雄的动作。阿雄蹲了下来,把辰君拖了过来,辰君这才惊觉的叫了出来。
「你要做什么?不要啊!」辰君惊叫着。
「还说不要!你这里已经湿成这样了,还说不要?」阿雄将辰君的双腿打开,只见辰君的大腿泛着滑滑的淫水,在灯光下泛着闪亮的光芒,淫荡的阴唇也已经分开,露出湿淋淋的蜜穴来,阿雄把中指伸进辰君那已经湿透了的蜜穴中,那奇妙的肉洞便紧紧的缠住阿雄的手指。
阿雄笑了笑,回头叫正在看好戏的阿信:「喂!帮忙把摄影机架起来。」阿信应了声「好」,就去搬摄影机了。
「你要干什么,变态!」辰君听到两人的对话,慌张的问着。可是阿雄在用手指巧妙的逗弄着辰君的时候,已经脱去了衣物,整个压了上来,双手也握住了辰君坚挺的双峰。
「我要拍下我把你干得爽歪歪的画面啊!」阿雄一边说着,一边挺着肉棒搜寻着蜜穴。辰君感觉到阿雄的龟头已经对准了自己的肉洞,奇怪的是自己在那一刹那,竟 然有种期待的心情,她咬着自己的嘴唇,努力地想让自己的神智清醒过来。可是阿雄的屁股猛地一挺,「扑滋」一声直穿入辰君的子宫之中。
「啊!救命啊!我不行了!」阿雄这一下猛烈的穿刺,不但刺穿了辰君窈窕的身子,更将她仅存的一点意志力刺破,由于身体的强烈欲望,辰君不但没有感觉到痛 楚,那股强烈的快感,让她在一瞬间就达到了高潮,憋了许久的尿和阴道内喜悦的淫水一起流了出来,紧绷的神经像是被挑断了一般,强烈的快意和舒畅感让辰君忘 情的发出美妙的叫声。
「小婊子,爽得连尿都流出来了。嗯……你可真是淫荡啊!」阿雄将辰君的身体抱起,肉棒有力地向前挺出,每一次都刺入到辰君的最深处,发出「扑滋、扑滋」的 大响,辰君听到这话,精神上虽然不同意,可是身体传来的猛烈快感,却让她的理智在阿雄猛烈的动作中飞散。她大力的扭动身体,头左右摇动着,亮丽的黑发也披 落在软垫上,映照着她雪白的肌肤,显得更加诱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