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满茶壶

褚玛大人从下了八人大轿,带着喜悦的心情进了丽春院,他在那儿有私人专属的房间。丽春院的妈妈桑吕嫦,迅速的送来好酒与茗茶。她向褚玛跪安后,向这位贵客 说:「最近鄙院新来了位您可能想要见见的女子,我们可都对她的膀胱容量大感惊奇呢!不管她喝了多少茶酒,每天却只需要放一次尿。这个称做美玲的女孩子,每 次可都把卧房内的夜壶注满了还有余呢!」
褚玛回道:「若此事为真,则见见这位女子也是不错。」「明日过午,我会尽速赶来这里,让我用一整天的时间,看看她能够忍多久。无奈现下我得进宫面圣,不过在我动身之前,把那个女子带来,我要告诉她明天我对她的要求!」
正在褚玛大人品着一杯酒的时间,吕嫦拍拍手,变将身浊黄衣的女子呼唤了进来。「大人,美玲已到。为您的召唤与替您服务,她感到相当荣幸。」美玲向这位大官跪拜,并且亲吻他的手指。
她问道:「请问我主有何吩咐?」
「明日下午我会来到这里,而妳必须一切都已就绪。妈妈桑说妳能够比任一个女孩都憋更久的尿,而且承受的量连夜壶都装不下。为此,我想亲自看看妳是否真的这么能忍。若此事属实,我当大大有赏!」
美玲磕头道:「大人既已有令,小的自应管住自个儿的膀胱直至撑爆为止。届时请大人明裁,我的能力是否令您满意。」
「妳仍可在今晚尿尿,不过明日开始,妳就必须禁止如厕一整日。从早上开始,妳必须不断的饮茶,而我下午来时会检查妳是否有依着我的话做。」接着,褚玛也令 妈妈桑事先准备了很多美玲喜爱的饮品,以备下午之用。最后褚玛加了个提醒:「准备一个给她用的大桶,让她在最后再也忍不住的时候用。」
时光稍纵,隔日下午褚玛已经在他的私人房间,妈妈桑也已经将美玲带来。「妳是否有照我的指示照做?」褚玛问。
「是的大人,正如同您的命令,我喝了很多的茶水。从昨晚至今我也都没有尿过,也如您的命令。」她站在褚玛面前解开浴袍「我穿的是合身的长裤,您可看看我的确正憋着尿。」
褚玛命她脱下浴袍,以细细的端详着她,然后叫来更多的饮料让美玲把美酒和果汁一杯杯的喝下,因为他想快速的涨满她。接着他和美玲玩象棋与麻将来打发时间, 也发现这个女子对此亦颇有研究。只是,随着下午的逐渐过去,她的在棋盘上的专注力显然每下愈况,他也看到她在椅子上不寻常的挪动着。「妳是否要尿了?」褚 玛知道她的确喝了很多的水,因此问道。
美玲点了头。「现在就尿出来,对我来说是最棒的抒解。但是只要您想的话,我会再忍久一些。您看,我腹部的隆起的确说着我很胀,但我还能忍。」
褚玛轻轻地把手放在她的小腹上,感受来自膀胱充溢的的坚实感。这个女子在膀胱这么满的情况下还能如此冷静,确有过人之处。他命美玲再喝了水,并且要求梨园 奏乐,帮助她分散对膀胱的注意。美玲坐在他身侧,敞开的浴袍,露出她交迭的双脚。又半小时过去,他彷佛感觉她的腹部比之前更隆起了,但美玲却没有表现出任 何的痛苦。「现在怎么样?」他问。
「满了,大人」她回答。「真的很满,但是我还忍得住。」
褚玛下令:「我要妳尽可能的把尿憋下去。妳必须坚持到妳真的赶到妳的身体再也忍不住为止。当妳是如此的满涨时,我要细细的观察你。所以把妳的浴袍跟裤子卸下来,然后以妳想要的姿势坐在这张椅子上。」
美玲卸了衣服,仅剩下丝质的内裤,并且坐着。褚玛原以为他会紧紧的夹着脚坐着,没想到美玲选了莲花坐的姿势。乐师开始奏着做为背景的音乐,而美玲则是安详 的听着。30分钟过去,褚玛发现美玲紧握着拳,紧绷的唇中早已浮现了那个绝望的事实。过于涨满的膀胱已经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不禁让褚玛担心这个女孩怎么能 够禁得起体内如此庞大的压力。接着他看到莲花坐式,让美玲可以用脚踝按住两腿之间,来帮忙容纳她的膀胱。美玲呻吟着,用双手扶着自己的腹部。褚玛开始在 意,再这样憋下去,这女孩可能会伤了自己。他问:「孩子,妳是不是很痛苦啊?」
「噢大人,我一定会强制我卑微的身体来服从您的命令,您要我憋着多久,我就会坚持多久。」
「够了!」他说。「我已经没有看过如此肿胀的膀胱。妳再憋下去,恐怕就要伤了自己。让我带妳到厕间吧!让我看看妳到妳装了多少。」
然而出乎意料,美玲拒绝了他的建议,并且说她还可以再忍,请他不用为她担心。「让乐师再揍一轮音乐吧!我会坚持到他们把音乐奏完。我的确急得不得了,但我可以在等下去。」
美玲不仅再多等了30分钟,而且又喝了更多的酒,这不得不让褚玛对她的耐力大加佩服。只是偶尔的呻吟背叛了美玲,显出她为了憋住尿该有多么的努力。
当最后一个乐音结束,一阵喘气使得褚玛把注意力重新转向了她,看到了椅子上的一点小湿点。美玲已经失去了对膀胱的管制,一些尿滴漏了出来。现在她的双手正紧紧地按住双腿之间,艰苦地压下了失控的尿意。
「不可以再憋了!」他下令,并且把女孩带到厕所,而大量桶已经备好。他扯下了内裤的绳线,让她裸身着蹲下,对着桶子分开了双腿。美玲把首从腿间放开,立刻闪着银光的尿流倾泄而出,强大的力道差点就射出桶子。随着释放的叹息,美玲终于可以放松她疼痛的膀胱肌肉。
随着膀胱逐渐排空,尿流的压力也随之减弱。美玲调整了位子,让褚玛能够接近地观察从她身体倾泄出来的尿流。尿流的量并没有很快的减少,褚玛知道美玲能够装 满夜壶之言的确不假。当第一个桶子即将满了,美玲关住尿流,等到褚玛允许她尿在另一个桶子里,而第二个桶子则装了半满。褚玛携着她的手臂回到床上,领着她 孱弱的身躯,竟也感觉到她的身子轻了许多。「我从不相信像你一样瘦弱的女子可以憋着这么多的尿啊!我将如同之前允诺的奖赏你,并且要收妳做妾。今天我就会 把妳从丽春院赎回去,而妳必须要赶快适应我四处旅行的生活。」
美玲站起来穿上浴袍。「我已经准备好了,我的膀胱还在痛,但这不足以阻止我做为人妻的责任。给我五分钟沐浴更衣的时间,我会立刻和你一起走。」
最后,美玲进入褚玛家,成为最受宠的小妾,并且定期地为褚玛憋尿,来使他开心。也在各种憋尿比赛中赢过无数男女,帮褚玛赢进不少的赌注。后来美玲更因这个 特长而受到称赞,而褚玛也找来最有名的画家来把美玲画下来,其中最私密的画作,无非便是画着她裸身蹲着,带着抒解微笑的放尿图。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